In Search of Justice

November 28, 2009

Paul Krugman: 向投機者徵金融交易稅

Filed under: Commentary — by loong5 @ 7:50 am
Tags:

我們應以課稅阻遏金融投機活動嗎?

負責管理倫敦金融城這個全球二大銀行中心之一的英國高級官員說:應該!其他歐洲政府亦同意。他們是對的。
不幸的是,美國官員特別是財長蓋特納,堅決反對有關方案。但願他們三思,因為徵收金融交易稅的時機已經來臨。
有關爭論始於8月,當時英國最高金融體系監管官員特納(Adair Turner)提出向金融交易徵稅,以阻止「對社會毫無用處」(socially useless)的活動。特納的主張引起首相白高敦的注意,後者在本月二十國集團(G20)會議中向主要經濟體闡述有關方案。
為何這是一個好主意?向金融交易課稅的概念由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已故耶魯經濟學家杜賓(James Tobin)在1972年首先提出,特納─白高敦方案是有關理論的現代版。杜賓指出,外滙投機──即在國際間流動,押注滙率波動的資金──擾亂世界經濟,因此,他主張向每次外滙交易徵收小額稅款,以減少對經濟的影響。
向非常滋潤的車輛潑沙
此等稅項對從事海外交易或長線投資的人來說微不足道,但卻有效阻嚇那些試圖透過猜度大市走勢,在數周甚至數天內賺快錢的人。正如杜賓所言,這樣做等於「向一個非常滋潤的車輛潑沙」,只會稍稍減慢高度順暢的投機活動。
當時,杜賓的主張並沒有實踐的機會;及後,它成為反全球化左翼份子經常掛在口邊的熱門話題,令杜賓大為驚愕。與杜賓的原意有別,特納─白高敦方案提出向所有金融交易徵收「杜賓稅」,而非單一針對外滙交易,但方案的精神基本上與杜賓的理念一致:徵稅對長線投資者而言是不足掛齒的成本,但卻能杜絕目前過度活躍的金融市場中大部分頻繁買賣活動。
若金融市場過度活躍對生產有貢獻,徵稅是壞事。不過,經歷過去二年的災難後,外界普遍同意──我甚至想說大部分並非從事金融業的人都同意──杜賓的見解,認為華爾街及倫敦金融城大部分活動均「對社會毫無用處」。再者,交易稅可產生大量收入,有助紓減外界對政府赤字的憂慮,試問還有什麼可挑剔?
金融交易稅反對者的主要論點是,這樣做行不通,因為交易商總會有方法避稅。亦有人提出,課稅無助阻嚇破壞社會,引發當前危機的行為。仔細審視下,上述二個理由都站不住腳。
關於金融交易不能課稅這個問題,應知道,現代交易其實高度集中。就以杜賓的原意向外滙交易徵稅為例,外滙交易商遍布世界各地,如何徵稅?答案是,縱使交易商分散全球,但為他們進行交易結算(即付款)的,大多是同一家以倫敦為基地的機構。集中一處結算的好處是交易成本低廉,這不僅造就龐大的交投,同時亦令當局追縱交易並對之課稅變得相對容易。
金融交易稅不能對症下藥的說法又如何?的而且確,交易稅不會阻止貸款商貸出不良貸款,或令容易受騙的投資者遠離以那些貸款作抵押的有毒垃圾。不過,不良投資只是釀成當前危機的原因之一,令那些不良投資演變成災難的,是金融體系過分倚賴的短期資金。
減少倚賴超短期融資
正如耶魯大學教授戈登(Gary Gorton)及梅特里克(Andrew Metrick)的研究顯示,至2007年,「回購」(repo)交易已成為美國銀行體系不可或缺的一環。回購交易是指金融機構向投資者出售資產,同時承諾短期內──大多一天──將之購回。次按及其他資產出現虧損所以觸發銀行危機,因為它們損害了回購制度──市場出現「回購擠提」(run on repo)。
金融交易減低交易商倚賴超短期融資的意欲,因此能減少回購擠提出現的機會。由此可見,與懷疑論者的理論相反,此等稅項有助阻止當前危機的發生,即是說可幫助我們避免將來歷史重演。
杜賓稅可以解決我們所有的問題嗎?當然不可以,但它可以成為收縮我們這個過度膨脹金融體系的方法之一。正如其他議題一樣,奧巴馬政府考慮杜賓稅時,必須擺脫來自華爾街的思想束縛。
Advertisements

November 22, 2009

Paul Krugman: 控制失業有道 美拒效德國

Filed under: Commentary — by loong5 @ 2:06 am
Tags:

試想像以下兩個國家的不同命運:她們都因為經濟陷入嚴重衰退,導致職位流失──但程度各異。在甲國,就業率下跌超過5%,失業率則飆升逾一倍;在乙國,就業率只微跌半個百分點,失業率僅稍高於危機前的水平。
你認為乙國是否有些地方值得甲國參考?
 
這不是個憑空想像出來的故事。甲國是美國,這裏的股市上揚,國內生產總值(GDP)正在增長,但可怕的就業狀況卻持續惡化。乙國是德國,雖然GDP因為全球貿易呆滯而大受打擊,但在阻止職位大量流失方面卻非常成功。德國的保就業奇蹟在美國沒有引起廣泛注意,但卻是實實在在及功效顯著的。德國的成功令人嚴重質疑,美國政府在對抗失業問題上策略是否正確。
 
在美國這邊,就業政策背後的理念可以此概括:「水漲自然船高。」即是說,我們其實沒有就業政策,我們有的是GDP政策。政府的理論是,只要刺激整體開支,GDP增長步伐便會加快,這將促使企業停止裁員,再次招聘員工。
 
 
財務誘因獎勵保飯碗
 
另一個選擇是推出更直接針對勞工市場的政策。例如,我們可推出「新政式」就業計劃;在如今的政治形勢,這也許是不可能的──任何類似當年「工作改進組織」(Works Progress Administration,簡稱WPA,新政下的最大機構,負責招聘工人開展公共工程,並為百姓提供衣食住屋)的措施,美國電台主持兼保守派政治評論家貝克(Glenn Beck)都會將之形容為旨在招攬親奧巴馬納粹黨員的計劃──但值得注意的是,在高峰期,WPA及公共資源保護隊(Civilian Conservation Corps)以相對低的預算成本,為數以百萬計美國人帶來就業,這點必須鄭重聲明。
 
另一個可行方法(或作為上述計劃的輔助措施)是,推出支持私營界別就業的政策,例如制訂勞工法減低僱主裁員的意欲,也可以向增聘人手或以減工時代裁員的僱主提供財務誘因。
 
德國人就是這樣做。步入大衰退前,德國已擁有強而有力的就業保障法例,除此之外,當局推出「短工時計劃」,向以減工時代替裁員的僱主提供津貼。這些措施不能阻止嚴重的衰退,但德國在衰退中流失的職位卻出奇地少。
 
美國應否嘗試推行這些措施?奧巴馬政府內最高級的經濟專家森瑪斯(Lawrence Summers)最近接受訪問時對此不以為然,他說:「若工作量固定不變,讓多些人攤分也許是可取的,但不及增加總工作量可取。」這確是事實,但問題是,我們目前並沒有增加總工作量──國會看來也不願意撥出更多刺激資金,令這個不幸的情況改變。既然如此,我們應否考慮其他措施,即使那只是權宜之計?
 
反對歐式就業政策的論點一般是,這些措施對長遠經濟增長有害無益,因為保障就業及鼓勵攤分工作,將打擊增長行業公司的招聘意欲,同時減少員工轉投產力較高職位的誘因。再者,在正常情況下,美式「任由職位流失」(free to lose)勞動市場,即僱主可隨時炒人但新招聘也暢通無阻的模式,亦有好處。
 
 
長期失業攀升不容忽視
 
不過,目前並非正常情況。目前,丟職的工人並沒投向將來大有可為的工種,而是加入失業大軍,久久不能脫困。長期失業率已升至自上世紀三十年代以來最高的水平,升勢仍然持續。
 
長期失業將帶來長期損害。長期失業者往往難以重投勞工市場,即使市況好轉亦難獲僱主垂青。長期失業還會帶來隱藏的代價,對兒童造成的傷害尤甚──父母月復月年復年失業的兒童,大多身心受創。
 
因此,如今應該採取別的措施。
 
先此聲明,我相信力度夠大的傳統刺激措施足以紓緩失業問題。不過,由於這不會出現,我們需要討論其他較廉宜的替代方案,直接針對就業問題。我們應否接納智庫組織經濟政策研究所的方案,推出就業稅務寬免?我們應否聽取經濟政策研究中心的建議,推出德國式攤分工作津貼?兩個建議都值得考慮。
 
說到底,我們如今不僅要做更多,還要做一些跟以往不同的事。其他國家的經驗顯示,目前是開宗明義推出措施直接製造就業的時候了。

October 3, 2009

Paul Krugman: 氣候變化法案無損經濟

Filed under: Commentary — by loong5 @ 4:48 am
Tags:

有關醫療改革的辯論,閣下享受嗎?辯論期間的文明表現,以及改革反對者所展現出知識分子應有的誠實,是否令你印象深刻呢?
  
如果答案是對的話,你將會很喜歡下一場大辯論──氣候變化的爭拗。
 
 
慣犯阻止通過
  
眾議院已經通過了頗為有力的限額與交易制度(cap-and-trade, 即排放交易)氣候法案──「韋克斯曼—馬基法案」(Waxman-Markey act)。如果可以成為法例,最終將可大大降低溫室氣體排放量,但氣候變化問題跟醫療改革一樣,問題將出現在參議院。那些慣犯正盡最大的努力阻止法案能夠通過。
  
其中一些人仍然聲稱地球沒有暖化,或最少沒有決定性的證據。不過,這個論據變得愈來愈薄弱,薄得像北極的浮冰。北極浮冰已逐漸消失到一個程度,讓船公司可以開闢航線,前往過去無法通過的西伯利亞北部海域。
  
就連企業也開始對否認者失去耐性──本周較早時候,太平洋天然氣及電力公司(Pacific Gas and Electric)退出了美國總商會,抗議該會嘗試淡化或扭曲氣候變化這個現實的不誠實行為。
  
因此,反對採取措施應付氣候變化的主要論據,將不會是全球暖化是個神話,而會是限制暖化將會拖垮經濟。正如 Climate Progress 網誌指出,反對氣候變化法案的人,一直把潔淨能源及削減暖化污染計劃的成本預測提高,就像一些失去了控制的拍賣商。
  
那麼,現在比較重要的是要明白到,說氣候變化法案會帶來龐大經濟損害,其實就像否認氣候變化般不誠實。拯救地球不會是毫無代價的(儘管環保計劃的初階段可能免費),但成本也不會是那麼龐大。
  
我們怎麼知道呢?首先,有證據顯示,我們現在浪費很多能源。也就是說,我們燃燒大量煤、石油和天然氣;事實上,這樣做並沒有提高我們的生活水平,這個現象名為能源效益缺口。這個缺口的存在,意味推動能源保護的政策可以在某程度上令消費者變得更加富有。
 
 
家庭年開支僅微增
  
第二,目前所得的最佳經濟分析顯示,即使大量削減溫室氣體排放量,一般家庭面對的成本也只會很溫和。本月較早時候,國會預算辦公室公開了「韋克斯曼─馬基法案」的影響分析報告,指出到2020年,有關法案將只會令一般家庭的每年開支增加160美元,即0.2%的家庭收入,這相當於每天買一枚郵票的價錢。
  
到2050年,當溫室氣體排放量限制大幅收緊時,上述比例將升至1.2%。不過,預算辦公室也估計,2050年的實質國內生產總值(GDP)將較今天高出逾兩倍半,因此人均GDP將上升約80%。針對氣候改變的措施成本對經濟增長只有極輕微的影響,而且這一切當然是沒有計入限制地球暖化的各種好處。
  
那麼,指氣候變化政策會有嚴重經濟影響的警告從何而來?
  
反對限額與交易制度的人是否利用不同的研究,因而得出不同的結果?不,傳統基金會去年春天的確推出一份報告,指出「韋克斯曼─馬基法案」會造成大量職位流失,但這個研究實在太荒謬,我至今也沒有看見有任何人引用;相反,反對拯救地球的行動,其實是以謊言為主要基礎的。
  
因此,似乎正在挑戰林博(Rush Limbaugh)的共和黨實際領袖地位的貝克(Glenn Beck),上周向他的觀眾及聽眾表示,奧巴馬政府隱藏了一份研究報告,內容指「韋克斯曼─馬基法案」會令一般家庭的每年開支增加1787美元。不用多說,這項研究根本不存在。
  
不過,我們不應對貝克太過嚴厲。很多所謂的專家一直流傳此類針對「韋克斯曼─馬基法案」的虛假指控。
 
 
錯誤言論應受鄙視
  
一年前,我會對這種行為感到驚訝,但正如我們在醫療改革辯論中所見,政治對話兩極化迫使一些自稱是中間派的人歸邊,其中很多人顯然認為,對總統奧巴馬的黨派反對聲音,較對知識分子應有的誠實的憂慮更重要。
  
因此,這就是底線,聲稱氣候變化法案會損害經濟的指控,應該與聲稱全球暖化是騙局一樣地被鄙視。氣候改變的相關經濟事實是,環保其實是頗容易的。
 
 
版權所有:《紐約時報》
 
 
http://www.nytimes.com/2009/09/25/opinion/25krugman.html?_r=1&scp=2&sq=paul%20krugman%202009&st=cse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501/04/0104157.htm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