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October 20, 2009

顧小培: 不良副作用

Filed under: Science — by loong5 @ 6:05 am
Tags:

世間事,「有利」往往不免亦「有害」。這裏面起碼有三種情況。第一是「福兮禍所伏」,塞翁失馬,就是一個好例子。他走失了的馬,有一天懂得自己走回來,還帶同多一匹野馬,令塞翁所得,更甚於之前的所失;在那當兒,他自應慶幸。又怎能想到,這一匹不勞而獲的馬,竟是禍端,將來會令他的孩子斷腿?不過,塞翁這遭遇,乃是命運使然,過程中他完全被動,事情的發展,不由得他控制。另一方面,尚有不同的情況。例如吃東西,有可能一不小心,食物塞住咽喉,氣透不過來,輕則「打噎」,嚴重時喘不過氣來,甚至有喪命的危險;但進食是我們維持生命所必須的,雖然吃與不吃,操控在自己,但總不能因噎廢食。第三種情況,想深一層,食物之所以會塞住喉嚨,不免是進食者的疏忽大意,或是未有好好咀嚼就囫圇吞下,或是吃得太急,只要加以小心,「噎」會是可避免的。然而,世事絕少完美,絕大部分亦非我們所能操控,往往在可以有好結果的同時,也會帶來壞的副作用,若想捨惡只取善,不可能做得到。

不久之前,全球最大的藥廠輝瑞(Pfizer)被刑事檢控;其中涉及的,是一個叫Bextra的消炎藥。美國食物及藥物管理局(FDA)對一個藥發出批文時,批文中必有列明這個藥的批准療效,換言之,該藥被批准用以治療的,是那種或那些病。藥廠憑這批文售藥,在推銷中,不可以藉另一些(批文以外)的用途,作為賣點。根據司法部的陳辭,輝瑞的推銷員中,有人偽做一些醫生的電郵,把這些偽造的電訊傳送給其他醫生,藉以推銷一些「另類作用」。撇開這件官司不提,這個藥的遭遇頗為坎坷,先有藥廠花了不少錢將它造成功,輝瑞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它輾轉收購得來,料不到其中卻隱藏了一個極大的副作用:病人吃了這個藥,有可能會增加罹患心臟病和中風的風險﹗結果,輝瑞在2005年4月停止將這藥在美國出售。不過,另有一個(也屬輝瑞)叫Celebrex的消炎藥,雖然在化學結構和治療機制方面,與Bextra很相似,但病人還可以透過醫生的處方購買服用。說回來,這藥怎會這般差勁?要說明,須先解釋一類叫 COX的生物酵素。COX(全名Cyclo-oxygenase)能將細胞表面上的一個脂肪酸,轉為一個蛋白質,叫PGE2,後者可令周邊神經產生痛感。阿司匹靈(Aspirin)能抑制COX;因此,阿司匹靈是一個止痛藥。不過,長期空肚服用阿司匹靈會導致胃潰瘍。原來,COX有COX-1和COX-2 之分。COX-1分布在胃,負責製造PGE2,以促進胃黏液分泌,從而保護胃壁。由於阿司匹靈能同時抑制COX-1和COX-2,前者(胃的COX-1被抑制)可令胃壁失去黏液,繼而被胃酸灼傷。Bextra只會抑制COX-2,也就沒有阿司匹靈的副作用。但原來,阿司匹靈同時能抑制凝血素(Thromboxane),防止血小板凝聚;Bextra則不能。於是,本來阿司匹靈不會導致的不良副作用,一旦用了Bextra,這副作用便浮現了。

Advertisements

October 3, 2009

顧小培: 跋扈的脂肪蛋白

Filed under: Science — by loong5 @ 4:25 am
Tags:
上海之於中國,好比筲箕灣之於香港。這話怎麼說?在唐朝時,現在上海所處之地有一個小漁村,叫「滬瀆」,上海簡稱為滬,就是源於此。「滬」是古代捕魚用的竹柵;「瀆」則是指流出海的河口;兩者連在一起,不正像我們的「筲箕」加「灣」嗎?沒有水字旁的「扈」,解作「隨從」,也就是「跟班」,因此有「扈從」、「扈駕」這些名詞;尚有「扈蹕」,是指皇帝的跟班。從前皇帝出巡,一路上肅清閒雜人等,平民須避開,叫「清蹕開道」,這做法中外古今都有。這幾天在談的是膽固醇。膽固醇在血液中運行時有扈從,包括三酸甘油脂Triglyceride、蛋白質Protein及磷脂Phospholipid,組合成脂肪蛋白Lipoprotein。這個出巡的隊伍有時會「跋扈」,原因不在膽固醇本身,而是在其隨從「扈」:因為脂肪蛋白這個隨從隊伍如果屬「低密度」便可能傷及血管。
一般人視低密度的脂肪蛋白(Low Density Lipoprotein或簡稱LDL)為「壞膽固醇」。現在市面有能減低LDL的藥,統稱Statins,其中包括Lipitor(膽固清,學名Atorvastatin)、Zocor(舒降之,學名Simvastatin)和Crestor(冠脂妥)。尚有補健食品叫煙酸,包括單一的煙酸(Nicotinic Acid)和六個煙酸扣在一起的Inositol Hexaniacinate。在副作用方面,Statins可引致肌肉疼痛,煙酸則不會,更能在減低LDL及三酸甘油脂(Triglyceride)之同時,令「好的膽固醇」升高。但煙酸有一個沒有害處的副作用:服後皮膚會泛紅,因為煙酸令皮膚內的Langerhan細胞分泌一個可以舒張微絲血管的PGD2。不過,皮膚很快便會適應,泛紅的時間愈來愈短,服用三次後不再發生。
有藥廠將Statins和煙酸合併,弄出了兩個「新」藥,叫Advicor和Simcor,不過,這都只是在玩花樣。其實,若取昂貴的二合一版,倒不如乾脆服用(專利權已屆滿的)Lovastatin或Simvastatin,再另加煙酸,同樣有效,卻便宜得多。更佳的方法,是摒棄引發肌肉副作用的Statins,以黃連素代之。2004年,中國科學醫學院和北京協和醫院的學者發現黃連素可以降LDL(Nat. Med., Vol. 10, pp.1344-1351)。所以,若想保護血管,不致因脂肪蛋白跋扈而受損,不妨每天吃一片黃連素及二克六連扣的煙酸;前者在中藥成藥店找得到,後者在健康食品店有售。要吃多久﹖它們都是補健食品,長期服用都無礙。在脂肪蛋白內,另有一個跋扈分子叫三酸甘油脂。若三酸甘油脂過高,可導致胰臟炎(Gastroenterol. Nurs., Vol.32, pp.75-82)。有一類叫Fibrate(例如Fenofibrate)的西藥,能將三酸甘油脂降低。不過,這類藥會傷害肌肉。

September 30, 2009

顧小培: 抓具體數據

Filed under: Science — by loong5 @ 7:19 am
Tags:
我 在本欄中,有提過好幾個從外文翻譯過來的名詞,看來都是譯錯了。但這些字往往因為人人錯用,年深日久,成為約定俗成,積弊難返;不過,在我來說,曾經提 出,也就算了。試舉幾個錯得最不應該的例子,是「知識產權」,這個詞來自Intellectual Property,不是Knowledge Property,所以應是譯做「智識」才對。「知識」是每個人都可以求的,「求知」是天生的權利,不可能被霸佔,成為一小撮人的財產。 Intellectual Property所指的東西,是知識再加上智力,因為有人曾動腦筋,得到成果,他的努力,不應遽爾被他人剽竊,須加以保護,否則再沒有人肯孜孜不息地求進 步了,於是社會給予法律保障,是為「智識產權」。另一是Tax Haven,其中Haven是避風港、避難所;所以整個名詞指可以避稅的地方,其中全然沒有「天堂」的內容;但可能曾有人誤認了Heaven這個字,現在 連《信報》也用「避稅天堂」一詞了。尚有「胡椒噴霧」,Pepper原是指辣椒。誠然,餐桌上的「鹽與胡椒」乃是Salt and Pepper,但噴霧噴出來的可不是胡椒粉。除上述者外,尚有一些譯音的名詞;譯得好不好本是見仁見智,但我比較介意一些顯然讀錯了的,例如「厄爾尼 諾」,原字是El Nino,來自西班牙語,後面的n字母之上有一個波浪形符號,並不讀作「諾」音。整個詞是用來說一個氣候現象,因為地球上某些部分(例如南太平洋)的「水 面溫度升高」,引起波浪的不常動盪Oscillation,可以產生水災、旱災等。我將這詞譯為「危暖游」。另一詞El Nina是指「水面溫度降低」後的相類氣象變化,現一般譯作「拉尼娜」,可改為「危冷溢」。
有一個錯的例子,錯得來有道理,甚至比對的更好,此乃星的形狀。人人都知道星是球體,並沒有角;但教孩子畫星,都是五角形,這樣才顯得它可愛。

昨 天提及酒店的行業中,用星的數目來表示整體水平的高低,最高者可能是杜拜的帆船酒店,達七星級。有了級別的制度,可以很容易把一個理念準確地傳達給另一 人。上星期六我試舉的一些中醫常用名詞,十分索解,說得好聽是「可意會不可言傳」,說得不好聽是「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再難聽一點是「不知道他本人知道不 知自己在說什麼」。例如「三焦」,《難經》中坦率地說它「有名而無形」。我認為,既然是這樣,我們不應強求中醫,要他把三焦揪出來,給大家看一看?不過, 總得有辦法好好地跟循三焦的道理,替人體做調理治病的工作,也就是設立一套能捉摸(不須「能觸摸」)的級別制度。否則,請看《類經》:「三焦氣治則脈絡 通」,請問,要怎樣程度,才算「氣治」、「脈絡通」?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