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October 8, 2009

林行止: 邵逸夫獎得主化解「肥稅」的困惑

Filed under: Commentary — by loong5 @ 5:44 am
Tags:
政府要向超過醫家所定準標體重的癡肥者課以「肥稅」(Fat Tax),看似荒謬,其實不無道理,因為在佔用公共醫療支出上,癡肥與煙民不相伯仲。
眾所周知,抽煙容易致癌及導致相關的心臟病,在公共醫療普及的地方,等於政府用稅款替他們治病,這對非煙民的納稅人不公平,為補此過,政府遂加重煙草的稅率(稅率太高的消極後遺症是走私大盛,令政府從中所得不及預算之高);同理,癡肥容易導致心臟病、糖尿病及因為敏捷度較遜而降低體力工作者的效率,對社會帶來額外負累及拖慢社會生產力,政府考慮「鼓勵減肥於徵稅」,對肥人以其超重磅數為單位、體肥百分比(Body Fat Percentage, BFP)或身體質量指數(Body Mass Index, BMI )抽稅,看起來便非不合理。
不過,抽煙有二手煙之禍,對香煙課以重稅廣獲非煙民支持,但癡肥並不產生這種「外部不經濟」(External diseconomies,亦是庇古〔A.C. Pigou〕所說的「厭惡效果」〔nuisance effect〕),即與人無尤對人無害,民意肯定不會一面倒支持「癡肥稅」;況且此稅的徵收對象應為癡肥者本人或醫家認為會引致癡肥的食物飲料,極具爭議性。這是何以在全球肥人日眾形成所謂「環球癡肥」(globesity)現象(甚至危機)的現在,在人人想當然地假設肥人對公共醫療造成重大額外負擔的情況下,徵收「癡肥稅」仍遲遲未能立法的原因。
應該特別提出的是,肥人雖然被醫家指為導致多種疾病之源,但肥人健康快樂的例子亦不罕見─這便如抽煙會致癌但數十年老煙民未罹此病數不在少一樣─歷史上最著名的肥漢是十八世紀英國一處鄉下的「懲教署」(House of Correction)「署長」(Keeper)林伯特(D. Lambert, 1770-1809),他身高五呎十一吋(一百八十公分,十月二日 Project Syndicate 有文章談癡肥成災問題,提及此公,指他五呎一吋,顯然有誤)、腰圍九呎四吋(二百八十四公分)、體重五十二石(三百三十五公斤),典型癡肥,但林伯特生活愉快笑口常開工作稱職,以至鄉人為他刻像紀念;另一個癡肥者為大家熟悉的是二戰英雄英相邱吉爾,他不僅肥得快走不動,且煙(雪茄)酒不離手,卻活了九十一歲。癡肥是否等於多病,醫家言之鑿鑿,但爭論多信之者不多。
說來有點不可思議,原來不少人對癡肥者看不順眼,卻拿他們沒法,遂欲向他們「抽水」。早於一八五二年便有人開玩笑地在已停刊的幽默雜誌《笨拙》(Punch)為文,要向癡肥者「開刀」,抽「肥稅」而非「肥膏」,此事被當作笑談,無人理會,遂不了了之。到了一九四二年隆冬,美國心理學家卡爾遜(A. J. Carlson)公開建議向癡肥者抽取(超正常體重的每磅肉二十美元)特別稅,據他的統計,如此這般,美國便能籌措充足軍費,以和剛剛偷襲珍珠港的日本人大打一場。籌措軍費,全民有責,何以僅向癡肥者下手?尚幸當年未有平等機會委員會這類官僚機構,既未引起力爭平權者的抗議,當局亦未認真考慮,此說遂無疾而終。筆者舉這二例,旨在說明癡肥不一定影響健康,但由於「有礙觀瞻」,經常有人打他們的主意。
向肥人直接抽稅,必會帶來不公平問題,因為有人「食極唔肥」(吃得飽飽仍不增肥),有人「不吃而肥」,因此有違公平原則(徵稅三大原則之一);正因這種緣故,九十年代中期以來,討論「肥稅」的人大多集中在向致肥食物及飲料徵稅上。致肥食物含有太多澱粉質、太多脂肪或太多糖分,便屬健康專家眼中的「垃圾食物」,既名「垃圾」,有關稅收是為「罪惡稅」(sin tax),抽起來便順理成章且沒有太多人反對;而這項稅收,專家建議用以津貼補助由於不能下化肥而無法大量出產的有機即健康食物。聽起來又不無道理。
因為有點道理,當美國國會在既得利益集團游說下舉棋莫決之際,多個州份的議會近年已於不知不覺間通過「對物不對人」即對高糖的「垃圾飲料」課以特別稅的立法,據 Slate.com九月二十一日題為〈要瘦飲水飽〉(Let Them Drink Water !)一文的統計,已有約五分之四州政府這樣做,而《紐約時報》認為此計甚妙,奧巴馬總統近日接受《男性健康》的訪問時,亦高度評價這種做法。看來對汽水及糖果尤其是和汽水一樣會令食家上癮的朱古力抽特別稅很快會成為徵稅主流,只是特別稅款是否作特別用途(比如預防癡肥)抑或作為一般開支,各議會又在熱烈討論。工作這麼多,議員實應加薪。
對於食物飲料,人類是很難排拒的,因為飲食人之大欲,是生存之道,而且人類有「積熱量(卡路里)防飢」的動物天性,當食物特別是「超美味」(hyperpalatable)食物即「垃圾食物」唾手可得或價格低廉至人人能負擔時,大多數人會食不厭多,大家都有的經驗是吃滋味多樣化的「薯片」,不知收斂的人很少人不會癡肥。「肥稅」針對的便是這種食品生產商加上許多「添加劑」使其不但好味且會令人上癮的食物及飲料!
對於癡肥者來說,昨晚喜訊傳來,今年(第四屆)邵逸夫獎的生命科學與醫學獎得主為道格拉斯.高爾曼(D. Coleman, 1931-)和傑弗里.弗理德曼(J. Friedman, 1954-),以表彰他們的研究導致發現「瘦素」(Leptin)。據林思華昨天在本報的解釋,過去人們以為肥胖是肥人(不該稱為病者吧)「意志不夠堅定」(無法抗拒美味的誘惑?)所致,但「瘦素」的發現令人對肥胖的形成有新看法。這即是說,肥胖既可能是先天的,亦可能是激素信號傳遞失衡。找到肥胖的導因,針對性的醫治方法和藥物的研發成功便指日可待。如果這些治肥胖的方法和藥物能及時研發成功推出市面,「肥稅」便根本不必提上議事日程的!
Advertisements

October 7, 2009

林行止: 戰場無人殺戮愈甚 武器熱賣利在其中

Filed under: Commentary — by loong5 @ 5:19 am
Tags:
十. 一國慶大閱兵,胡錦濤主席檢閱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軍事巡行,各類兵種方陣陣容鼎盛固不待言,展示的國產新式武備,更令人深深感到中國真的有力地站起來了; 不過,北京領導人應心中有數,舉辦這類盛大集會是共產主義國家的最強項,看蕞爾小國北韓歡迎溫家寶總理到訪的演出,北京也許有自愧弗如之感!
令 人莫名其妙的是,中共立國六十年仍採用《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它早該與時並進地隨國力大增國家面貌換新顏而舊曲新詞;俄羅斯雖已不是什麼老大哥,但她隨 政經形勢有變而更換國歌歌詞一事,仍值得學習;從斯大林的蘇聯到去斯大林的蘇聯再到去共的俄羅斯,其國歌歌詞亦數易其稿,而且皆出於今年八月間以九十六高 齡謝世的「歌德派」詩人米契可夫(Sergei Mikhalkov)之手。中國已進入歷史未之有的盛世,還要人民「冒着敵人的炮火前進」,反映的似乎只是領導層有地位岌岌可危的憂患意識,這實在是不合 時宜的。
除 了大大增強國人的自豪感及豐富了愛國情緒之外,大閱兵還會凝聚人民對政府的向心力;未經人民授權產生的政府,唯一能使人民成為乖乖牌的手段便是搞旺經濟、 改善民生及建立一支令人望而生畏的現代化強大軍隊,而通過大閱兵耀武揚威來達致此目的,彰顯的是北京領導層仍缺乏自信。未經人民授權的政府,只有藉展示兵 力來壯膽。
大 閱兵的副作用,肯定是掀起新一輪擴軍潮,尤其是那些意識形態與之迥異的近鄰,國國為了保平安、求和平,不得不向中國看齊,精衣節食亦要添購些先進武器。眾 所周知,現代高科技武器價格不菲,而且必須僱用受過高深科技訓練的大兵操縱,因此成本非常高昂。當年蘇聯與美國爭雄,在武器研究中推陳出新,結果美國未被 嚇倒蘇聯則因損耗過甚而鬧窮,是其最後解體的前奏……。在軍事競賽上,最後的贏家必然是可以隨心所欲印刷有市場流通性鈔票的美國!為保持這種優越地位,美 國必會對中國、俄羅斯、日本、法國和巴西「密謀」以一籃子的日圓、人民幣、歐羅、黃金及中東海灣四國組成的「聯合貨幣」,取代美元成為石油定價貨幣作出反 擊。但「密謀」能否成事(一旦成事,等於美元作為國際性儲備地位的終結)以至美國能否成功反擊,好戲在後頭。
歷 史上美國只有過三次閱兵(五二年和五六年艾森豪威爾將軍當選和連任及六一年肯尼地當選時共三次),當然不因其少閱兵而排除日後不會閱兵。不過,從近來的軍 事發展形勢看,美國(更大可能是日本和以色列)未來的閱兵,所閱之兵相信並非血肉之軀而是機械(器)兵及包括飛機在內的機械武器;這裏所說的機械 (robatic),即使並非誤譯錯譯,亦譯得詞難達意,因為所指為無人駕駛的飛機及電腦遙控的非人士兵。
美 國空軍月前創下建軍以來的創舉,簽出一份主要是購買無人駕駛飛行器(Unmanned Aerial Vehicles,簡稱 UAVs)的訂單,其數量比傳統有駕駛員的飛機還多,這在美國相信全球均屬首次!在軍事歷史上,新武器不斷發明,而它們的出現改寫了「戰場守則」。「無人 飛機」及非人士兵的日趨普及,肯定亦會改寫戰爭史。美國空軍大購UAVs,顯示無人駕駛飛機的性能已勝過或起碼媲美最新型的人力操縱飛機。飛機無人駕駛、 地面部隊由機械人上陣、坦克大炮由機械人或電腦直接操作的時代還會遠嗎?在小說家筆下,古代術士作法後可以撒豆成兵,如今坐於地下室電腦熒幕前科技士兵操 控的機械兵主導地面戰爭衝鋒殺敵快將成為事實。
軍 事專家在五十年代便指出戰場中和銀幕上的士兵最大的分別為,前者由於要保護自身安全,打仗時通常是在掩護體如戰壕內朝敵方盲目亂槍掃射(spraying bullets),命中率極低;後者打勝仗一方的士兵,則幾乎百發百中,這當然遠離現實。在實際作戰中,大概只有不足百分之一的士兵瞄準對方開槍並命中, 這類士兵便是狙擊手(Snipers)。
當無人駕駛及非人士兵上陣時,戰場的情況完全改觀。因為不會導致人命傷亡,電腦遙控的殺人武器便會奮不顧「身」,它們的效率和「狙擊手」差不多,其殺傷力倍增,那意味未來戰事中愈多採用非人士兵和無人駕駛飛機和火炮的一方,打敗仍以人力為主者的機會大增。
美 國經濟頹疲不振負債纍纍但國勢仍盛美元依然通行全球的一個主因是,其軍力穩坐世界第一的地位未變,其核子彈頭之多,多至要主動以身作則要求各核子國作捆綁 式的銷毀;少見有人提及的是,美軍核彈多之外,尚是當今擁有最龐大非人戰鬥力的國家,這不僅指數量,而且由於近年美軍「南征北伐」,因此累積了他國所無的 豐富實戰經驗,二○○三年在伊拉克戰場,美軍不包括偵察飛行的「無人駕駛飛行器」便有三萬五千多小時的作戰紀錄,○七年增至八十餘萬小時(加上阿富汗戰 場);派駐伊拉克和阿富汗的UAVs一共二千多架,先進科技令這些「無人飛機」能於高空日夜監視地面活動以至分辨敵陣的大炮「最近」曾否發射。美軍大量添 購UAVs,說明它們的性能已達軍方的需求;而它們的大量使用,令人命傷亡急速下降。UAVs的推進器較小所發熱能較低,不易為敵方的追蹤熱氣流 (heat-seeking)先進武器發現,安全性較高,況且UAVs能在三千公尺以上的空中有效地運作,令對付低飛飛機最常用的肩式火箭失效,因為這類 普及、簡便的先進武器射程遠遠不及三千公尺。
迄今為止,「無人飛機」最為人詬病的是「濫殺無辜」(今年來巴基斯坦有近七百平民被「誤殺」),但據說新研發的「郊區戰士」(Suburb Warrior)已裝置更小型導向精確的火箭,其命中率和「狙擊手」不相伯仲;這種UAVs還能與地面的非人士兵「聯合作戰」……。
對 於投資者來說,大家的注意力也許應放在生產UAVs及機械士兵的工廠上,它們主要是 Northrop Grumman(紐約交易所編號 NOC)、Raytheon(RTN)、Lockheed Martin(LMT)、Honeywell(HON)、OMG Plc(倫敦股市編號 OMG)及 Elbit Systems(以色列股市編號 ESLT),退而求其次,可考慮標準普爾五百的國防股指數及費城國防股指數(DFX)。今年這類武器訂單總值達四十七億,今後勢必急增。

更值得留意的是,中國在UAV發展上已取得重大成就,十一大閱兵中便有「無人偵察機」參與巡行,軍事專家認為中國這方面的成就比得上英、法、德和意大利……;香港股民關心的也許是它們的生產商會否來港上市?

October 3, 2009

林行止: 堅信市場無效率 泡沫常現機會多

Filed under: Commentary — by loong5 @ 4:52 am
Tags:

佐治.索羅斯(G. Soros, 1930-)在股票、證券、期貨尤其是外滙市場翻江倒海三十年,於二○○○年宣布從他手創的量子基金退休,自此全職行善;迄今為止,他的捐款已達六十億元(美元.下同),約佔其財富三分之一強。
  
這三十年內,他不僅為基金帶來以百倍計盈利,且因「打敗」英倫銀行而揚名立萬,成為萬人「敬仰」的投機界傳奇人物。在一九六九年至二○○○年,量子基金平均年回報率高達百分之三十一,在這段期內,一萬元投資變為四千三百萬元!當然,除了索羅斯和少數核心投資者,很少人能從一而終。換句話說,能夠獲得這種驚人回報的投資者,寥寥可數。
  
和畢非德不同*,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s Management)代量子基金投資,收取百分之一管理費加百分之二十的利潤;由於索羅斯是基金管理公司的「絕對大股東」(dominant owner),量子基金賺大錢等於他發大財。
  
匈牙利這個東歐小國真是人才─各方面的人才輩出,納綷德國的崛興及共產蘇聯霸權橫掃東歐,迫使不少猶太人才流向海外特別是美國,舉幾個大家熟知的名字,有電腦先驅、博弈論作者之一的紐曼(John Von Neuman),原子科學家(美國成功引爆原子彈的中堅人物)特拉(E. Teller)和西拉特(Leo Szilard),《北菲諜影》的導演柯蒂斯(M. Curtiz)和落籍英國的著名小說家凱斯拉(A. Koestler)。索羅斯亦是匈牙利猶太人,他之所以能夠逃脫納粹魔掌,不致成為四十餘萬名被納粹黨徒殺害者之一,皆因其業律師的父親有點積蓄且擅長走後門,賄賂令他們一家雖然「一日三遷」但終保平安;在二戰後不久的一九四七年,十七歲的索羅斯在乃父及親友鼓勵、資助下籌得旅費前赴英國尋求發展;在倫敦,他幹過泳池救生員、餐廳侍應、油刷工人和農場雜工,公餘「如飢似渴」地閱讀,終於考入倫敦經濟學院(LSE)。索羅斯精通數國語言、「飽讀詩書」,可是他的學業成績普通,主因是數學差勁所致,這使他要成為哲學系助教同時深造哲學的希望落空。一九五三年畢業後在金融城當套利交易員(arbitrage trader),但他感到在倫敦暮氣沉沉的經紀行工作沒有前途,遂於一九五六年移民美國。
  
英國經驗令索羅斯很快在華爾街經紀行謀得小差事,至一九六七年已升任研究部門主管,六九年設計一個組合投資並創設天鷹基金(Eagle Fund)。這段時期索羅斯的興趣集中在物業投資上(主要通過物業投資信託 REITs),物業市場隨人口增長及工業轉移而大升大跌,形成泡沫,看似包藏重大風險,唯索羅斯認為泡沫只是千變萬化的「一種有危有機的市場形態」,他指出價格泡沫的形成,是參與其中的人對價格的預期與實際市場行為的反射,當大眾看好(herd bullishness)某種商品或證券或貨幣時,其價必升,泡沫(bubbledom)於焉形成……。不同信念及根據不同理論入市的投資者對價格的預期大異其趣,他們形成的互動,便是他所創的反射(自反)理論。經過長期觀察和實際操作,索羅斯最終認為外滙市場具「充分反射關係」(rich mines of reflexivity),炒家和政府頻密互動,處處有陷阱處處有機會;他解釋說,政府試圖穩定其貨幣的滙價,以免外貿受衝擊,但每當滙價被固定在某一政府認可的水平時,往往成為看法及目標與政府不同的炒家的攻擊目標;索羅斯了解外滙市場牽涉的數目動輒以千億計,極微小的價格差亦可能帶來重大利潤,外滙炒賣因此是賺大錢牟巨利的最適市場。從八十年代初期開始他便專攻外滙買賣!
  
索羅斯最成功的外滙投機當然是一九九二年和英國財政部「對賭」、結果一共為他贏得近二十億元利潤那一役。一九九○年,英國加入成立於一九七九年的「歐洲滙率機制」(European Rates Mechanism,ERM;由於此機制加深機制內經濟弱國的衰退,因此被戲稱為「永久衰退機器」〔Eternal Recession Machine,ERM〕),其後因東西德合併德國選擇提升利率以挽救其貨幣,馬克滙價由是趨強,是年九月十三日意大利里拉貶值百分之七,英鎊亦岌岌可危,當時英國保守黨馬卓安政府寧可借進馬克(共合值一百四十三億元)以購進英鎊,希圖保其滙價於不墜,但未能遏阻英鎊滙價跌勢,至九月十六日(英國金融史上的「黑色星期三」)只好大幅提高利率─從十厘至十二厘並聲言不惜提升至十五厘,可是依然無法起阻嚇作用,英滙跌得更急,終於迫使英國宣布暫時退出(suspended)ERM並貶值百分之二,這等同宣布把ERM作廢。
  
拋空英鎊是量子基金執行董事杜魯肯米拉(S. Druckenmiller)的主意,唯獲看淡英國經濟和英鎊(他從德國財長口中得知德國絕不會支持英鎊)的索羅斯全力支持,他們為部署這場「滙市大屠殺」,在全球數十家銀行一共獲得一百億元的備用信貸,當英國宣布英鎊貶值時,索羅斯認為這是英國財政部承認苦撑英鎊滙價的策略終告失敗,因此乘虛而入,動用所有信貸,於世界各地拋售英鎊,令其滙價一日內急挫約百分之十,量子基金遂以強勢馬克購進面目全非的英鎊。事後索羅斯說他們「打敗英國政府」全靠「資訊不對稱」,即他獲知當時歐洲經濟最強的德國不會出手救助英鎊而英國政府仍在期待奇蹟出現……。就在此關節上,索羅斯自稱知道一些他人不知的資訊,因此此次大買賣可稱「內幕交易」!
  
索羅斯對哲學(是大哲波柏〔K. Popper〕的私淑弟子,奉其《開放社會》為聖經)和經濟學都有濃烈興趣,其初曾鍾情於佛利民的貨幣學派,但市場實踐令他明白芝加哥學派的「市場有效率假說」(efficient markets hypothesis)「實用價值甚低」,行不通;簡單而言,市場若充分反映了有關資訊,有關物品或證券的價值便不會恒久持續大幅波動以至形成泡沫。索羅斯堅信外滙市場參與者─個人和財政部─不斷「互動」,訊息迅速「反射」,令市況瞬息萬變且變幻無窮,因此價格不是偏高便是偏低,把握市場心理和趨勢的人大有機會「火中取栗」。
  
深思好辯的索羅斯意見多多,他對當前的世界經濟前景看得甚淡。
 
 
 
財經界三智者.三之二  
 
 
*昨天MAXX網上留言,引羅渣.路雲史汀一九九六年的畢非德傳記(Buffett: The Making of an American Capitalist)記畢非德分百分之二十五盈利;Wai Wong亦對畢非德承擔百分之二十五虧損有所質疑。翻查《三智者》(頁六十八頁),筆者前天的引述無誤。錄此以待日後查考。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