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January 17, 2010

北風: Google的一聲驚雷

Filed under: supplement — by loong5 @ 4:09 am
Tags:

美國當地時間二○一○年一月十二日,

Google高級副總裁兼首席法律顧問莊孟德(David Drummond)在官方博客表示,

因Google公司的基本架構受到來自中國的非法攻擊,部分人權活動人士的Gmail郵箱受到針對性入侵,

Google不願意再接受中國政府對其搜索結果的審查,故Google正「考慮中國業務運營的可行性」,

Google考慮關閉「谷歌中國」 (Google.cn),包括中國的辦事處。

Google可能撤出中國的消息引起了軒然大波,不僅業界嘩然,亦隨即上升為外交事件。十二日當天,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對谷歌事件發表聲明說,這次事件引發了「嚴重的擔憂和問題」,並要求北京解釋。美國白宮發言人吉布斯於十四日表示,巴馬總統「烈支持」谷歌不再審查搜索結果的決定。吉布斯表示,巴馬支持自由使用互聯網這一「普遍權利」。另據媒體報道,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克勞利透露,負責中國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謝爾當天會見了中國駐美大使館官員,要求對谷歌受到來自中國境內的黑客攻擊一事說明。相比較而言,中方暫時未對此有明確的態度,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北京時間十四日舉辦的例行記者執行會上重申了官方一貫說辭與立場。而中國商務部發言人姚堅在十五日商務部召開例行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到目前為止,商務部和北京市商委均未接到谷歌撤出中國市場的報告。截到北京時間一月十五日晚間為止,中國的網絡主管部門未公開對谷歌的聲明回應。

中國互聯網業界反應不一

與官方的表面平靜相比,中國的互聯網業界卻是反應激烈評價不一。曾任微軟中國總裁,現任新華都總裁的唐駿表示,「這將是他們做出的歷史上最蠢的決定,放棄中國等於放棄半個未來世界」。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認為「最大的失敗就是放棄」;博客網CEO方興東認為「通過媒體向中國有關部門施壓,以及採取退出的方式或許缺乏思考」;資深互聯網人士謝文認為該事件「對中國的互聯網產業是一個不利的信號」,谷歌若撤出中國,中國的互聯網行業「損失非常慘重」。亦有評論者認為,Google只不過用政治化的借口來掩飾其在業務開拓上的敗退,百度首席產品設計師孫雲豐認為,「因經濟利益退出,就直白白的說好了,把自己塗脂抹粉一番……是侮辱中國普通老百姓的智商」。

在中國互聯網有個特殊的圈子卻完全呈現另一種聲音。Twitter的中文用戶普遍對Google的決定表示敬佩和讚許。北京時間十三日中午,即有北京的Twitter用戶主動聚集到谷歌公司北京辦事處獻花以示敬意。一連兩天,都有網友前住谷歌在北京、上海及廣州的辦事處獻花,有人戲稱,「中國的Twitter用戶用最黑色幽默的方式向中國互聯網管制豎起了中指」。

格格不入的Google

於一九九九年正式向公眾提供服務的Google公司,在沒有正式進入大陸開展業務之前,就曾讓中國政府打了一悶棒。二○○二年八月三十一日,Google.com首次在中國大陸地區被屏蔽,其域名遭惡意解析至其他網站,事件在兩個星期後得到解,Google.com在中國大陸恢復訪問,但谷歌的網頁快照被屏蔽,圖片搜索亦不能正常顯示。當時百度剛剛興起,業界亦有傳聞是百度公司與政府聯手打壓谷歌,但因為沒有實質證據,傳聞亦不了了之。

二○○四年八月十九日,Google公司的股票在納斯達克(Nasdaq)上市,一年後的二○○五年七月十九日,Google在中國設立研發中心。同期時任微軟副總裁的李開復跳槽Google,出任Google中國區總裁。在二○○六年一月,Google在中國推出了 Google.cn,在這個中國版本中,任何有違背中國政府意願的內容都被過濾。同年四月,Google全球董事長兼CEO施密特(Eric Schmidt)再次來到中國並發布了Google在非英語國家的第一個當地名稱——「谷歌」。

谷歌在其誕生之初就幾乎被拋棄。Google聯合創始人布林(Sergey Brin)在同年六月表示﹕「我們以前覺得也許可以在我們的原則上讓步,但是最終向中國人提供更多的信息,也許這樣的服務更有效,影響更大。現在看,也許更有原則的方法更合理。」不過,Google決策層最後希望在Google.cn和該公司的宗旨「永不作惡」(Don’t be evil)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因此仍然繼續在中國提供未經審查的搜索引擎Google.com。谷歌在中國市場份額快速攀升。

為此,Google受到美國國內人權組織的巨大壓力,「紐約城養老基金」就曾於二○○七年五月向Google股東大會提出申請,要求谷歌不要按中國要求除政治關鍵詞檢索,但Google股東們拒絕了這個申請。Google的首席法律顧問莊孟德聲明,「我們認為這對言論自由和信息自由是有促進作用的。」CEO施密特說﹕「被檢查與除的數據不到所有檢索結果的1%。我們認為,如果我們不在中國活動,中國公民得到的信息將更少。」在Google作出這個決定的同時,另一家美國互聯網公司雅虎卻因向中國司法機關提供了有關師濤和王小寧的個人資料而承受巨大的壓力。

此時中國政府的管理利刃已經砍向了Google,在二○○七年十月開始的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大陸的網友均無法直接訪問Google旗下的視頻分享網站Youtube,儘管如此,Google仍準備在中國市場繼續投入。同年十月二十九日,Google公司在中國以約二千萬美元的價格購得域名「g.cn」,作為中國業務的域名。

在二○○八運年雙方相安無事一年之後,二○○八年底,中國中央電視台突然向谷歌發難。十二月十一日,央視在《朝聞天下》節目播出了「谷歌搜狗贊助商鏈接虛假售藥信息」的報道,該報道稱包括谷歌在內的搜索引擎的贊助來自部分非法藥品商。在谷歌隨後發表的聲明中指市場存在「惡性競爭」,目標當然指向其在中國的競爭對手百度公司。

在隨後的二○○九年,可以說是谷歌的噩夢之年。中國互聯網在二○○九年的「反低俗」運動亦波及谷歌,一月至四月期間,「谷歌中國」網站曾兩次被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公開曝光。三月間,Google.cn和Google.com出現短暫被屏蔽的現象,YouTube因播出西藏314騷亂「藏人被毆打」視頻而被中國「封鎖」。六月十八日,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在首頁顯著位置,刊登了「烈譴責谷歌傳播淫穢色情和低俗信息」的消息。到了二十四日晚,中國大陸的谷歌服務全部無法正常登入,受波及的包括Google.com的搜索引擎、電郵、文檔、日曆、照片等多項服務。一天之後 Google服務有所恢復。此前一天的二十三日,谷歌中國聲明稱﹕「政府相關部門指出的絕大部分存在問題的結果已得到解決。」但隨後幾天,中國國內的新聞網站顯著位置均連續發布關於谷歌的批判文章。顯然,中國互聯網的監管當局對谷歌并不滿意。谷歌亦很難在「不作惡」原則與中國的互聯網間尋找到平衡。

時至去年的九月四日,谷歌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總裁李開復正式辭職,在四年任期結束後最終選擇離開。是李開復另有盤算,還是李開復居中斡旋太辛苦,外界已經無從查究。但監管當局對Google的步步進逼仍在繼續。就在李開復離職的當月,Google的Sites服務及SSL方式的文檔服務被中國政府封鎖,論壇服務受到嚴重審查。十月十三日,央視《朝聞天下》欄目報道稱,谷歌涉嫌大範圍侵權中文圖書。谷歌就此和中國的文字著作權協會進行了多輪會談,最終卻因谷歌計劃撤出中國而不了了之。

谷歌撤出是中國網民的損失

因Google絕大部分產品及服務都放置在中國境外的服務器中,而Google對產品安全性有保障及對隱私保護的周全,使得Google的產品深受中國網友歡迎。特別是包括電郵、文檔、論壇、閱讀器等Google的產品都可以使用SSL方式登入,這種方式可以有效防止中國的國家防火牆(GFW)嗅探及過濾網頁的信息。中國大陸比較注重信息安全的網民,會利用Gmail來互通郵件,用Gtalk來聊天,用Reader來訂閱本來需要翻牆(越過國家防火牆)才能瀏覽的信息。特別是利用Google的文檔服務,可以很方便地發布圖文並茂的網頁,並以SSL方式傳播,而中國的監管部門卻很難追查誰是文檔的編輯者。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之內,中國的GFW對此毫無辦法,直到二○○九年的九月,才針對性地封鎖了文檔服務的全部SSL。

儘管莊孟德在十二日的聲明中說,「未來幾個星期會和中國政府討論在法律範圍內我們以何種基礎來經營一個未經過濾的搜索引擎」。但業內人士對此普遍持悲觀態度,認為Google撤出中國在所難免。連日來,業內亦有消息稱中國互聯網監管部門將對谷歌實施嚴厲處罰。如果局勢繼續惡化,不僅不可能存在一個不經審查的搜索產品,包括Gmail在內的Google產品及服務都有可能遭到中國的屏蔽。Google的產品與服務無疑是當今互聯網最優秀的,如果中國大陸網友不能直接登入Google,沒有競爭對手的百度公司將在其惡質化的價值取向上愈走愈遠,這絕非中國網民之福。

不過,不見得所有人都這麼悲觀。北京資深媒體人安替表示﹕「現在要看中國政府怎麼應對,最極端的方法是讓谷歌滾蛋,把Google很多服務包括Gmail,Gtalk等全部封掉,這意味什麼,大概很多網民還不清楚,但是共產黨會不會這麼做,那是一個問題。所以還要看中國的反應,才能判斷。因為這是一個特大事件。」有觀察者認為,如果中國完全屏蔽Google的產品及服務,將會大大影響中國的營商環境,把外向型經濟作為主要經濟動力的中國未必能承受得起代價;全面屏蔽也將使大量原來Google的用戶不得不學習翻牆來繼續使用Google的產品或服務,中國的互聯網監管當局相信不願看到這種情形發生。

美國國務卿希拉里下周二會宣布一項科技政策,幫助其他國家民眾可以看到被過濾的互聯網內容。Google的聲明會否成為向中國言論審查這個堡壘進攻的號角,亦為世人所期待。目前中國官方的新聞網站正在組織大量文章對Google的聲明進行批評和貶損,為下一步的處罰造勢。而對於中國普通網民來說,他們並沒有辦法影響事態的發展,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學好翻牆術,即使Google在全面被封的時候,仍可繼續使用其產品及服務。

文 北風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