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January 7, 2010

張銳輝﹕倒退20年——衝擊中聯辦、衝擊警權,從來不是新鮮事

Filed under: Commentary — by loong5 @ 1:53 am
Tags:

一直也弄不清中聯辦的確實位置,那天元旦遊行到西區警署前的電車路旁,才驚覺對面馬路那棟無名無姓的灰銀大樓就是中聯辦:怎麼連國徽也沒有一個?然後,聽到遊行到此結束,請遊行人士把黃絲帶繫在中聯辦外的呼籲;不禁再問:對面馬路才是中聯辦,但馬路兩旁已是重重鐵馬及數不清如臨大敵的警察,怎過去繫絲帶?還未想得清是什麼回事時,又已被不斷的遊行人潮簇擁往前走,同行的5歲女兒也喊累了,也就繼續前行乘電車離開了。

不是說遊行到中聯辦嗎?為什麼只到了中聯辦的對面馬路?及後才對「連國徽也沒有一個」這愚蠢的問題恍然:因為電車路對面只是中聯辦的後門,「有名有姓」的大門在干諾道西那一邊!

往後知道有年輕人們爭取要到真正的中聯辦門外示威,衝擊阻撓的警員,引來連日的討論與爭議。這些場景,恍如回到20年前,只是當日中共政權的代表,不是西環中聯辦,而是灣仔的新華社(今天大道東的麗都酒店)。

1990年的六四燭光晚會後,過百大專學生繼續到新華社集會抗議,當時的警察同樣封鎖了新華社大門前的道路,把學生阻撓在大道東的另一面。當時學生們認為遊行示威的對象,是象徵中共政權的新華社,當然要到門前表達,而不是荒謬地被堵在皇后大道東的馬路旁。最後,學生們還是嘗試以非暴力擠壓的方法越過警方的防線,雖然失敗告終,但學生與警方的肢體衝突引來了傳媒及大眾的關注與討論。

新華社門前的衝擊自此不斷。

1991年2月1日,300多名大學生為抗議學運領袖王丹被判入獄,發起遊行到新華社,遊行人士同樣被阻撓在馬路彼方,部分學生同樣衝擊警方對示威權利的阻攔,肢體衝突同樣引來了關注。

香港社會重現20年前的風景

1992年六四晚會後的新華社集會,大學生與警方的衝突更激烈,有學生嘗試攀過鐵馬走到新華社門前,警方也就以更粗暴的方法阻止,因而導致多人受傷。

20年前新華社門前的大學生以肢體衝突,表達對警權過大的不滿、對中共政權的批判,固然引來了「過分激進」、「擾亂秩序」、「破壞穩定」等的非議,但當電視鏡頭播映警察「千軍萬馬」擠壓十數手無寸鐵的抗議學生之時,確實令更多市民驚覺「我們的」政府,竟有那麼大的權力、花那麼多的資源,去阻撓這基本的公民權利——站在示威對象面前,和平地表達不滿的權利;再者,當年能將「平反六四」、「釋放王丹」等的標語,豎立在新華社——中共在香港的象徵的門前,也確是不少市民大眾在無力感瀰漫的政治氣氛下的一絲慰藉。

20年後的衝擊,當然是不一樣的故事,80後年輕一代的分析,還需時間。但20年前,當港英政府漸被視為「跛腳鴨」,不論對國內事件還是香港前途問題的不滿,青年大學生均將批判矛頭指向中共象徵的新華社。今日,香港社會重現了20年前的風景:社會問題的矛頭重新指向了中共在港的權力象徵,警察在中共政權象徵的門前如臨大敵地威懾數十年輕伙子。

批評年輕人激進,批評政黨煽動等的論者,不如反省為何回歸後香港普羅大眾的政治參與空間沒有寸進,而要新一代的年輕人,要重回20年前的舊路?

註:記憶的重拾,源自書本的紀錄;有興趣了解更多關於20年前大學生的抗爭,可參閱:蔡子強、黃昕然、蔡耀昌、莊耀洸等著(1998)《同途殊歸》。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