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December 13, 2009

陶囍: 大學不是什麼

Filed under: supplement — by loong5 @ 1:57 am
Tags:

很難忘記那一個晦暗的冬日黃昏——
我離開遊玩了大半天的倫敦,坐火車回到大學所在的小鎮,

地發現平日凄清的月台聚了好些人,當中有幾個警察,

探問之下,方知早前一個來自第三世界國家的留學生跳軌自殺,

原因是做了七年研究,最終通過不了論文的答辯,

學校說只能給他哲學碩士的學位,然後……人都死了,

再沒有然後。

事後,仍活的人不免要發一點議論,

有人認為死者背負家鄉父老的期望,學無所成,壓力一定很大,

有些理性平和的傢伙,就想到這學校的學術標準訂得真高,管你讀了多久,

不行就鐵定不行,把關者不會隨便把學術的桂冠派出去。

天啊,這桂冠真有那麼神嗎?值得賠上性命?別開玩笑了,

那天我領悟了一個人生道理﹕做學問當然要盡心盡力,

榮譽和學位呢,最好不要太認真。

本來做學問不一定為了拿博士學位,拿到博士學位,又不一定有學問。自從幾百年前牛津大學頒出了第一個榮譽博士學位,江湖從此多事。牛津在其校史網站,簡述了大學在一四七八年或一四七九年主動給Lionel Woodville送上博士銜的經過,寫手很老實,說大學當日開這樣的先例,擺明要討好一個極有影響力的人。Lionel Woodville後來還出任牛津校監,頒與受,互惠互利,端的是一個雙贏格局。

到大學羽翼已豐,有十足影響力,反過來可以不賣帳給那些有影響力的人。一九八五年一月二十九日,一群牛津師生閉門辯論兩小時,以七三八對三一九票,反對大學給戴卓爾夫人授予榮譽法學博士學位,藉此呼籲大眾關注政府的教育和撥款政策。一九四七年以二級榮譽在牛津畢業的鐵娘子,成為英國戰後首位不獲母校送禮的首相,沒趣得很。今年年初,亞利桑那州州立大學邀得奧巴馬主禮畢業禮,卻表明不會頒他榮譽學位,皆因奧巴馬上任日子尚淺,還未作出什麼成績。有報章用stiffs(僵化)和snubs(怠慢)等字眼形容大學決定,立場昭然若揭。把此事跟奧巴馬獲諾貝爾和平獎惹起的爭論一起看,是是非非,對對錯錯,學劉校長話齋,果真是「見仁見智」。

大學推崇的是什麼價值

大學自視為獨立自主的最高學府,人家見到的是仁或智、權或貴、鹿或馬,它確實可以不管。既然如此,大學盡可大膽把桂冠加在他們認同的人身上。月前港大授予大學堂三嫂名譽大學院士銜,動情地封三嫂為港大之寶,讚揚她以生命影響生命,成為暢銷報頭版故事。今年七月,劍橋大學也頒了一個榮譽文學碩士學位給清潔工亞倫(Allan Brigham)。過去三十年,亞倫每天六時即起,辛勤工作,對劍橋瞭如指掌,工餘兼任導遊。他在頒發學位的會場外打掃多年,想也沒想過自己有天會躋身獲得榮譽的一眾名人中。校方說,劍橋沒有人不知道,亞倫對劍橋的歷史、建築和居民,充滿熱忱和無私的愛。

如果大學對自身的影響力和領導力有信心,何懼大大聲告訴世人,你推崇的是什麼價值,你心繫的是什麼精神。不過,即使大學真有這番自信,在成日要錢多的現代社會,大學實在談不上獨立,在「乜都鬥一餐」的競逐中,大學盯研究撥款、論文數目、排名榜上的左鄰右里、畢業生的薪酬,不論能不能比較,都要比較,這樣下去,又有什麼自主可言呢?所以說,給名人富人貴人頒發榮譽學位,在可見將來,仍會是主流。說實話,有錢固然不是大晒,但也不是什麼滔天罪行,關鍵還在那個有錢人,為社會和地球做過什麼事,讓主人家撰寫讚辭時得心應手,自己被扑頭時,也不會面紅耳熱,於心有愧。按慣例,儀式過後,榮譽博士需要致辭,就算未及立德立功,都可以乘勢立言。這類演說,亦往往成為重申「大學理念是什麼」的大好時機。

反思大學理念由「人」開始

其他有錢人我就不提了,就只談比爾蓋茨。二○○七年,哈佛終於頒了一個榮譽博士學位給這個哈佛歷來最著名的退校生,距離小比爾拋下書包建立微軟剛好三十年。蓋茨開始演說時,先幽了自己一默﹕「我一直想說﹕『老爸,我一早告訴你我早晚會回來拿我的學位。』等了三十年,我要多謝哈佛大學給我這個及時的榮譽,明年我會轉工,正好加到履歷表上。」誰都知蓋茨有沒有哈佛學位都混得十分不賴,但演說下來,他轉談退學的缺失,在於「對存在於世上種種令人髮指的不平等,一無所知」。接下來,他用大篇幅講述他對貧窮和疾病等問題的看法。許是國情不同,抑或是哪個DNA出了狀,自嘲和幽默甚少在我們的大學畢業禮上出現,但關懷弱勢呢?追求公義呢?宣揚平等呢?拯救地球呢?有沒有?有沒有?

或者有,只是我們無心裝載,把這些榮譽看成一場無傷大雅的遊戲,到有人衝上台抗議「大學不應如此這般」,我們就以「大學生不應如此這般」來回應。在媒體熱鬧一兩天,就相忘於江湖。大家也似乎忘了,由一八五二年紐曼(John Henry Newman)的《大學的理念》(The Idea of a University)、一九六○年耶士培(Karl Jaspers)的《大學理念》(The Idea of the University),到金耀基二○○○年再版的《大學的理念》,每個年代都有人不厭其煩地討論大學的本質、功能和使命。輪到我們這一代,大學的理念,我們會如何言說?

一九九六年,美國Long Island University的Southampton College頒了個榮譽兩棲文學博士學位給芝麻街的青蛙Kermit,牠在演辭中說﹕「我謹代表青蛙、魚類、豬、熊等所有在食物鏈中低過人類的朋友,多謝那些為萬物生活和我們共同家園貢獻一生的人。」(http://www.southampton.liunet.edu/)唔,多謝Kermit,要反思大學理念,合該由「人」開始。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