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December 5, 2009

趙景倫: 喬姆斯基論危機

Filed under: Commentary — by loong5 @ 5:17 am
Tags:

麻省理工學院語言學教授,著名評論家喬姆斯基(Noam Chomsky)發表過一百多部著作。被《紐約時報》譽為「當代最重要的知識分子」。但是主流媒體很少引用他的話,更少發表他的作品,因為公司媒體是為公司利益服務的,它們只在現象上面打圈子(spin),平庸、膚淺。喬姆斯基是異議人士,善於透過現象,掌握事物的本質。比一般媒體和御用知識分子高明得多,是權勢集團的眼中釘、肉中刺。
  
喬姆斯基一九二八年十二月七日出生在費城。去年底慶八十大壽。他十歲時,就寫了抨擊法西斯主義和有關西班牙內戰的論文。十六歲進入賓夕法尼亞大學,並在那裏取得博士學位。二十六歲成為MIT教授。半個多世紀以來,一直在那裏任教。
 
 
西方國家造成貧困
  
六月十二日,喬姆斯基在紐約哈林區河邊教堂發表題為「危機與希望:他們的和我們的」。這篇講話的全文於七月三日在 Democracy Now! The War and Peace Report 上發表。
  
喬姆斯基在講話中談到全球經濟危機及環境、伊拉克和阿富汗—巴基斯坦戰爭及對美帝國的抵抗等等。我們擇其要點概括介紹。
  
現在有數不清的嚴重危機。對於西方「危機」指的是金融危機,因為打擊的是富國,所以被認為是最重要的危機。但是別人看法不同。例如孟加拉的《新民族報》說:「數以萬億計的錢用來救濟世界最大的金融機構。相形之下,今年早些時候在羅馬為緩解糧食危機而承諾的一百二十億美元,只落實了十億美元。聯合國的『千年發展目標』到二○一五年消滅極端貧困,看來不現實,不是因為缺乏資源,而是對世界的窮人缺乏真正的關懷。」大約十億人口面臨饑餓和營養不良,包括世界最富有的國家內的三千萬至四千萬人口。
  
世界糧食計劃宣布削減糧食援助和配給,關閉盧旺達、烏干達、埃塞俄比亞等許多地方的糧食救濟活動。
  
豈止是對窮人關懷不足!貧困就是西方國家造成的。英國人來到孟加拉時,對這裏資源之富足和景色之壯麗感到驚訝。法國人來到海地,也同樣對這裏豐富的資源感到驚訝,但是她們掠奪的結果是孟加拉和海地成為世界最窮的國家。
  
美國總統伍德羅威爾遜入侵海地,犯下無數罪行,包括解散國會,因為它拒絕通過給美國企業接收海地土地的權利。海地人民在第一次自由選舉中,選出自己的總統阿里斯蒂德。美國接着就策動政變。克林頓認為海地人民已經被綏靖,一九九四年把阿里斯蒂德送回海地,條件是奉行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二○○四年,美法聯手再次策動軍事政變,綁架阿里斯蒂德,把他送往非洲,永遠不得回到加勒比地區。
  
正如亞當斯密所說,政策的「主要建築師」(在他的時代是英國商人和製造商)只圖謀自己的利益。他特別指責「歐洲人的野蠻非正義」。今天的情形也差不多。
 
 
金融危機根源輕視風險
  
喬姆斯基還談到「文化危機」。他指的是只圖謀短期利益,特別是鼓勵公司主管自肥,例如保障「規模過大,不容倒閉」(too big to fail)。
  
他特別談到「市場之缺乏效能」(market inefficiencies)。金融危機的一個根源就是對系統性風險定價過低。其實他這裏講的是「社會成本」。例如買賣汽車,價格沒有計入空氣污染,交通堵塞和油價上漲以及為能源而打仗殺人。所有這些都沒有計算在內,這是市場固有的效率差。
  
說到金融機構。例如高盛發放風險債務,它只計算本公司可能遭到的虧損,而沒有計算對整個金融體系帶來的影響。這並不新鮮。早在十年前,經濟學家 John Eatwell 和 Lance Taylor 就在《全球金融風險》一書中分析了市場之缺乏效能。
  
南方的糧食危機和北方的金融危機根源是同一個:七十年代轉向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結束了二戰後比較平等的經濟成長和轉向福利國家的趨勢。二戰後體系的主要建築師凱恩斯和懷特(Harry Dexter White)預見到資本自由流動的後果。因為決策人追逐的是利潤,不是民眾的福祉。
  
過去半個世紀,拉丁美洲跟東亞的區別在於拉美沒有控制資本外逃;而南韓不僅禁止資本外逃,甚至可以處死刑。儘管拉美資源豐富得多,它的劣勢是處在帝國主義羽翼之下,比東亞的發展緩慢得多。
  
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奧巴馬在建設像伊拉克那樣龐大的大使館等設施。說明他想在那裏長期待下去。他在阿富汗搞戰爭升級,有可能促成塔利班跟帕什圖民族主義相結合,後果不堪設想。奧巴馬—彼得雷烏斯—麥克里斯政策,特別是加強無人駕駛飛機襲擊,是「戰略錯誤」,有可能導致擁有核武庫的巴基斯坦垮台。
 
 
恢復強大勞工運動
  
在美國國內,公眾輿論跟政府政策在一系列重大問題上存在嚴重分歧。麥迪森就主張代表財產擁有者的少數人應該掌權「在多數人面前,要保護處於少數地位的富人」。伍德總結開國先賢的思想,「憲法本質上是一份貴族文獻,其目的就是限制當時的民主趨勢」。長期以來,民眾鬥爭贏得不少權利,所以權勢集團轉而企圖控制人們的態度和意見。公關業乃應運而生,以便製造同意。喬姆斯基寫過許多著作,論述精英集團控制和塑造輿論的問題。
  
喬姆斯基引用國際貨幣基金前首席經濟師賽蒙.詹森的話:「奧巴馬政府是華爾街口袋裏的東西」。關於這一點,本欄已經論述過了。
  
關於地球變暖的問題,喬姆斯基說:二戰以來,龐大的國家—公司和社會工程計劃有意識地促進浪費能源,破壞環境的化石燃料經濟。大規模郊區化;先是破壞內城(貧民窟),然後再實行貴族化。鐵路被政府資助的汽車和航空交通所取代。
  
在所有的危機中,喬姆斯基認為最嚴重的是缺乏民主。要解決這個問題,喬姆斯基認為短期目標應是恢復強大獨立的勞工運動。還應摧毀對市場的迷信;克服公眾被邊緣化的形勢。如果這個趨勢不扭轉,人類的前途實在可悲。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