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December 4, 2009

一群中文大學1989 年畢業生:「第三代」的回應 菜園哀鳴曾管治積病

Filed under: supplement — by loong5 @ 6:04 am
Tags:
我們是一群在八十年代畢業的大學生,當中有教師、社工、律師和會計師。以現今流行的說法,我們屬於戰後第三代,趕上了香港經濟繁榮的尾班車,歲月無驚,生活要算安穩。環顧現今充斥怨氣和怒意的香港,我們理應是對港府積怒較少的一群,不是嗎?
但在今日,我們一伙舊同學都決定上街去,參與「1129 反高鐵停撥款大遊行」,我們不反對築建高鐵,我們反對的倒是政府的處事手法和管治心態,高鐵不只是一項工程決策,因為事件暴露的其實是回歸後港府的管治積病。
三朝交替每下愈况
我們這代人見證了三朝轉變,當中要以身處曾蔭權時代的感受最差:
一、英人管治下,政府喜歡以高位者保護弱者的慈善作風自居,我們不喜歡英人傲慢,但像麥理浩、尤德等先後推行廉政、大建公屋,大開免費教育之門,確為港人帶來片刻物質安穩;
二、董建華管治下,政府喜歡以「可憐天下父母心」的教子作風自居,盲目推行房屋「八萬五」、中學「母語教育」等政策,董建華、羅范椒芬等都喜歡講德行,強調要有慈悲之心,要扶老要攜幼,更要保護弱勢,但政府往往好心做壞事,朝令夕改,昨是今非;
三、到曾蔭權管治來了,他有英人的高傲(他說自己不在乎「民望」,視之如「浮雲」;當立法會議員展示標語,要他遵行競選承諾時,他笑斥議員的標語英語文法錯誤),但他無英人的處事能力(更沒有像英人般警覺,要與華人地產商保持距離),他有董建華的盲目孤行(可能他身邊有太多政治化妝師),但他沒有董建華的慈悲之心,他對弱勢社群的聲音,往往顯得不耐煩,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最近的例子是菜園村老婆婆老遠追來向他請願求助,但他以私人郊遊為理由,吃喝完畢後在隨員簇擁下, 匆匆上車揚塵離去)。
「有術無德」才可當「政治家」?
假若董建華的死穴是給人「有德無術」的窩囊溫吞形象,曾蔭權的形象可說是他的反照,曾氏講求的是「治術」,往往「有術無德」、先斬後奏在所不計,他身邊的政治化妝師劉細良正是我們的大學同學,猶記得當年歷史系的他常掛口邊的話: 「歷史係無是非對錯!政治係唔講道德嘅!」
最近,曾蔭權因「慳電膽事件」四面楚歌,他在檢點自己的施政之前,先大罵傳媒蓄意抹黑,揚言廣大市民不會認同傳媒(把他冤枉)抹黑的惡行(他究竟有否看到港府的民意支持度已破了歷史新低,又或者身邊的政治化妝師仍在教他要「有術無德」才可做「政治家」?)
上樑難正情况下,下樑又在處處惹火頭:為硬銷政改方案,唐英年在電台把政改方案自詡為「民主號列車」,指摘不接受方案的港人會「造成社會紛擾不休」,曉以大義後,更要港人「盡快上車」,言猶在耳,林瑞麟又在電台恐嚇港人若立會要補選,將要浪費公帑一億五千萬。曾班子或許不知道這正是火上加油,觀乎方案, 「民主列車」根本無終站,而要論浪費公帑,補選又怎比得上劃線受疑的「高鐵列車」?
菜園村到大角嘴:欺凌的軌迹
曾班子提出的昂貴「高鐵」走線,盲目要以「西九」作總站,造價之高昂是全球第一!六百多億建造費,加上「特事特辦」二十億贈予新界鄉事派,即是香港市民每人要繳納一萬多元!
這樣浩大的公帑挪移,是香港回歸後耗費最大的工程,但受益最多的反是在西九押了注的地產商!香港民間對此長期不聞不問,直至大家聽到菜園村垂死哀鳴,港人才質疑這項全球最昂貴的「高鐵」方案!
原來曾班子這條(向地產商傾斜的)走線劃定後,由菜園村到大角嘴,沿路要「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結果劃出了一條深刻痛苦、以強壓弱的欺凌軌迹!親睹菜園村到大角嘴的老人熱淚縱橫,港人心中永留傷痕,絕不會乘坐這條曾班子劃出來的「欺凌號高鐵」!若港府厚顏稱這是為了「公共利益」,我們不禁要問這是誰的「公共利益」?德國納粹黨不正是以此殺人吞產嗎!
一片綠色:第三、四代的心靈回歸?
作為「第三代」,我們觀察到:先挺身站起來、豁出去,保衛菜園村的不是新界人,更不是鄉議局,而大多是市區長大的年輕人,當中倒有不少是五穀不分、一生從未落過田工作的香港新生代!當中究竟可有因由?
回歸十二年,香港歷經大起大跌,世紀疫災、金融風暴,天災人禍、生離死別,短短數年間,香港人都感到滄桑無限,慨嘆回頭已是百年身,前路茫茫,我們應如何去安撫心靈呢?
既然前路茫茫,禍福交困,港人近年來就喜歡懷舊,藉此撫慰心靈,重拾勇氣再上人生路,因為懷抱往昔,往往帶來鎮痛作用,忘卻曾蔭權管治下香港面對的困局。
「對往昔的嚮往,對前路的憧憬」是成正比的:我們第三代港人尚可透過懷緬昔日,緊抱歷史來稍稍鎮痛,為心靈固本培元,重拾力氣迎向前路,但「第四代」呢?他們可以憑藉什麼記憶來平復心靈,覓來勇氣迎向困頓人生?
執筆之際,警方剛發現:香港年輕人在網上組織了多個社交網站,討論如何集體自殺! 「第四代」的困局大概不止於人生茫茫,前路無着,他們這代人連想要回望過去、懷緬昔日的退路都沒有!近年來港府以「發展」之名,摧毁不少舊事舊物——先有皇后碼頭,後有菜園村……心靈上, 「第四代」可說是被逼得前路交困,後無退路了。
菜園村的垂死哀鳴,得到「第三代」、「第四代」的共鳴,倒不是意外。在我們的隔世回憶中,小小一個菜園村正是我們緬懷昔日香港的心靈歸宿。在我們心中,菜園村的垂死哀鳴,就是昔日香港向我們求援的垂死哀鳴。

後記:上周日的遊行,我們一直留在隊尾,看見很多拿着手杖,

走動也有困難的老人默默追着大隊。遊行當中,我也看見菜園村的高婆婆,她滿頭白髮,身體很瘦小,身旁有一位年約六、七歲的小孫女參扶着,好心人勸她歇一下,婆婆說: 「很多謝你」,小孫女也說: 「多謝你支持菜園村」,她倆一老一少仍堅持着。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