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November 28, 2009

Lichokiu: 一些小補充及延伸

Filed under: blog — by loong5 @ 8:10 am
Tags:

貼了這個post之後,就友人的分享及質疑,延伸如下,希望豐富有關討論:

一,「政政」和「文化研究」的分法不合理 是的。

因為我只是在打blog,也是跟友人閒談之下的戲言,是印象。所以我說這種歸類無法作嚴謹分析之用,但有助我們理解兩個commonly share的前設和觀點。但未想到更客觀的名字。對我來說,這很minor。

二,究竟青年是否這樣想

我覺得可以進一步去說所謂的「青年」是甚麼。我初步的想法是,一群沒有殖民記憶、逐漸認同中國進步力量、不滿殖民香港/特區體制的人,用互聯網的技 術交流分享,批評特區體制。我的感覺是,這批「青年」的思想、看法和方式,固然可以追溯到普選運動和許多香港社會運動(這也是大部份人的說法,即所謂薪火 相傳),但從反抗的方式與關心的議題來看,我慢慢感到那是兩種時空,而不是直接繼承。我的感覺是,我們一方面知道我們有個彷彿很清楚的「香港身份」,需要 繼承的是「五十年不變」、「爭普選」、「雙語並重」、「獅子山下」等九七前的文化遺產;但另一方面,我又不大覺得我們處於一個稱作「殖民地」的處境之中。 我對「殖民者」毫無記憶可言,「大陸人」我一點都不覺得可恨,我討厭的是「香港高官」和很多法理解為何能身處高位的庸人。我受不了的是一種前朝光輝的神 話。

很多反對「世代論」的人,都指責代際的畫分是「定義不清」和「本質主義」,指出所謂「青年老人」無法刻劃,which is我認為捉錯用神。其實用任何字都可以是「定義不清」和「本質主義」的(這是語言的本質吧)。呂大樂和陳冠中的真正目的,是指出今天的香港是源於一個開 放的環境,是告訴大家,現在我們愈來愈封閉了。只要你能把握這種關懷,究竟他用甚麼字眼,可以再討論。其實,他們說世代的時候,很明顯是用上社會的集體經 歷作討論的支撐,而不是說「第四代人天生愚蠢」。不同時代的經歷,會產生不同世界觀、國家觀與political agenda。這正是所謂「青年」的意思。「青年」不是很young的意思。

正正由於香港身份和民主的問題一直以來是「中港關係」的問題,如果我們無法疏理「沒有殖民記憶的青年」的「中國」和「香港」是甚麼意思,我們就只會 永遠停留在九七時期累積下來陳腔濫調,不知道究竟它跟我們今天和未來的關係是甚麼。個人而言,如上,我討厭的不是英國不是中國不是香港,是特區──一個承 襲前朝不公平制度,製造今天更多暴力的始作俑者。至於「中央」,在我的感知下,似乎根本不大理會特區,總之要維持現狀和認同國家就好。最近因為研究工作讀 多了幾本書,更開始發現,後社會主義可能是這個世紀真正取得領導地位的資本主義模式。當然,我不懂政治經濟學,沒能力去辨識一個沒有民主的國家,是否一個 泡沫。但它的極速發展而令它開始得到文化領導權,是個事實。今天大陸還有很多問題,但主流而言,跟以前徹底否定式的「反共」是差天共地;今天談到中國的缺 憾,倒更像是談論一些能隨著時間解決的「地方問題」。這是我們之前無法想像的。

其實,即使是最有能耐的經濟、政治、歷史學者,也無法談論一個國家和一個星球的生死。中國的存亡,對我而言,太遙遠。這些東西留給有實證考究的專家 去做。身為一個公民和文化研究愛好者,我關心的是,如何維護一種集體的文化尊嚴。更關心的是,究竟政治界的人物,是否在體制上維護我們的尊嚴和利益。下一 代的香港人,是否能在香港伸張理想。

三,沉默的大多數究竟怎樣想

由此,延伸到我一直最想談的一點:我們究竟站在甚麼立場和位置,作怎樣的思考。我不是經濟學家、我不是從政者、而是一個有書寫能力的普通公民。責任應是思考現在的政治走向,對我,一個沒有殖民記憶的人(這個字很長,很煩),有何影響。

換言之,我覺得要緊記的是,一個真心相信真正的民主制度和普選在今天的香港是「好」的人,根本不需要理會學者的數據和調查。我們是公民、是選民,不 是社會科學家,不用因為他們的分析而質疑自身的信念。法國大革命,並不是在數據調查之下協調出來的。當然,我不是說我們可自比法國大革命;我只是認為,那 種找出「沉默大多數」的說法,完全混淆了究竟甚麼是「民主」。民主的構成主體是公民,不是專家學者,不是毫不關心政事的大眾(當然,日常生活中,你可以以 上三者都是)。如果你是追求民主的公民,你只會說服大眾,民主是好的。過程中無須牽涉數據。另一方面,我們也要清楚,政黨的生死與我何干,它是否真的能代 表你的利益。只有政黨領袖,才需要靠學者做調查,才需要思考議會的勢力和利益,因為他在玩政治遊戲;當然我們可尊重他們愛護他們,但卻不需維護他們,而只 需決定其行動是否合乎我定義下的利益與公義。「泛民」不是永遠都對的,是特定時空下的產物,甚至經常性不是二十三個人一起行動,也不一定支持你想要的政 策,究竟他現在做的,對一代人(當然我只是指我和身邊認知的友人)而言,是否「進步」?還是「退步」?才是我真正會想的問題。

四,又是五區總辭的意義

所以,我在之前的note並沒有很明顯指出究竟它有何實質效用。甚至可以說,在一個這麼大的體制和歷史包袱面前,我都不知道辭來有甚麼意義。但至少 現在的處境是:無論是否通過政改,我們也不會有普選、功能組別也繼續存在。而留在議會的「泛民」,跟建制派又似乎無甚分別。那留在議會,既無法爭取民主, 又不是在投關鍵的民生票;政改是否通過,似乎也是差不多(多幾個議席是沒用的)。如果這樣,辭職,至少是個象徵意義。當然,自殺裸跑或任何更激進的也可 以,如果有人願意的話。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