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November 28, 2009

伍辭﹕功能界別不能保留,政改方案不能支持!

Filed under: Commentary — by loong5 @ 8:50 am
Tags:

基本法 》雖然已明確訂下普選 為最終目標,但最近竟有人提出,功能界別也可符合普選要求。唐英年 表示《基本法》沒有要求取消功能界別,「只要所有人有兩票,都是公平、平等」(《明報》20/11/2009)。一般以為,現時立法會 功能界別不符合普選要求,因為少數人擁有兩票。張文光 還剛慨嘆:「20萬功能組別選民,35年都擁有一人兩票的特權」 (《明報》20/11/2009)。這種說法未能反映功能界別的不公義和不平等,功能界別之惡,遠甚於此。

普選必須普及而平等,缺一不可。試想像以下情况:假設2020年立法會取消所有功能界別,只保留分區直選,九龍和新界4區的劃分和議席不變(共24 席),港島卻加入一個新的山頂選區,人口約3000,同樣採用多議席單票的比例代表制,但這一區獨佔30個新直選議席,而港島餘下地區維持6個直選議席。 這樣一個立法會沒有功能界別,只有60席分區直選,每個選民都只有一票,沒有多、沒有少,是否符合普選要求呢?當然不是!

有人千票 有人萬票

雖然它表面上是一人一票,但絕對不平等,因為此一票不同彼一票。山頂以外300多萬選民選出30個議員,平均每個議員代表10萬人;但山頂區 3000人同樣有30個議員,平均每個代表100人。大家都只投一票,但山頂區一票等同其他地區1000票,山頂3000選民的影響力等同全港其他選民的 總和!

這個假想議會荒謬嗎?非常荒謬!但現時功能界別的荒謬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2008年立法會功能界別共有212,227名登記選民,相對於 3,372,007名直選選民,不足十分之一。而且這20多萬功能界別選民的分佈極不平均,單是90,693名教育界選民已佔去差不多一半。教育界之後選 民人數最多的依次為衞生服務界(36,968)、會計界(22,276)、社會福利界(12,519)和醫學界(10,606),這5個組別剛好佔去功能 界別的四分之三選民。餘下25席功能界別總選民人數不足6萬,遠不及一個地區議席所代表的10萬。更加誇張的是,選民人數最少的8個組別加起來人數只有 1,374人,平均每組不過200。選民人數最少依次為金融界(140)、保險界(144)、鄉議局 (157)、漁農界(159)、航運交通界(178)和勞工界三席(596),這些組別選民一票的影響力實質上大過500張地區選票(原來特區政府 十 分重視原始產業,一個漁農界選民的重要性竟然超過706名地區選民、570名教師或66名醫生!)。餘下17個功能界別選民人數由數百至數千不等,即他們 每一票的影響力等同一般地區選票的10多倍至200多倍。功能界別選民雖然只投兩票,但他們事實上行使多至數百票的影響力。所以,張文光應該慨嘆,為什麼 一般人只有一票,教師有兩票,醫生有10票,律師和工程師等有10多20票,金融、保險和漁農界等每名選民竟然有多至800票!差不多有上述假想例子中山 頂區選民的影響力!

商家影響力達上萬地區票

不單如此,立法會還有分組點票這「怪胎」,只要功能界別半數反對,沒有一條私人議案或議員修訂能夠通過。而人數最少的15個功能界別加起來選民不過 7000,代表這7000選民的議員可以否決一切其他議員的議案和修訂,即使該議案可能有幾百萬港人支持。可惜,這還遠遠未能完全表達功能界別的荒謬,因 為很多功能界別的選民根本不是個人,而是公司或團體。David Webb曾於2005年以航運交通界作為例子,展示這些公司團體票如何荒謬(http://webb-site.com/articles /corpvote.asp)。2004年立法會的航運交通界公司或團體選民,當中有些商會可能並不互相獨立,或許甚至曾經以細胞分裂的方式增加選票,亦 有公司屬於外國政府,令它們也有投票權。猶有甚者,有些本地商家直接或間接擁有多間公司,能操控多張選票,本來一張航運交通界選票的影響力已等同五六百張 地區選票,如果一人還有多票,個人的影響力可以大過幾千張地區選票。

政改方案頂多是「屎中加糖」

同類情况顯然亦出現在其他界別,例如在剛審結的功能界別司法覆核案,有大律師以2004年商界(第一)作為例子,解釋功能界別一人或一公司多票的情 况。如果某些商家業務廣泛,可能在多個功能界別都有一個或更多的代表,則其總影響力隨時可以超過萬張、甚至幾萬張的地區選票。餘此類推,試想全港首幾十位 富豪加起來在功能界別的影響力可以等如多少萬張地區選票呢?這一切當然還完全未考慮他們以其他途徑和方法對政府、政黨、議員和傳媒的影響力。明白這些極不 平等的權力結構,才能開始理解為什麼即使在街市賣菜「呃秤」騙人十元八塊也是犯法,但出售價值百萬千萬的大小樓房明目張膽「呃秤」卻完全無王管!

今天的政改方案不消除這些「有人千票」、「有人萬票」的特權,甚至還有意助長功能界別長存不朽。增加幾席區議會 間選和地區直選根本是糖衣陷阱,就算無大害,亦全無實質幫助。借用黃毓民 早 前對《施政報告》的「屎中取珠」比喻,這個政改方案頂多是「屎中加糖」,而且糖中很可能有毒,一日不消除這些功能界別,一日仍然是「屎」,沒有改變其本 質。雖然我清楚知道否決政改方案的結果是繼續「食屎」,此當然非我所願,奈何我更不願歷史以為我們接受這極不公義的制度。唐英年說得對,推倒政改方案是消 極的做法,但面對你們不義的強權,我只能消極抵抗,恕我未能積極配合。唐司長,還是你想我用什麼「積極」的方法去反抗呢?各位泛民議員請促成5區總辭、全 民公投,至少讓我有機會用微不足道的一票表達不滿和憤怒,亦請你們之後表決政改時,莊嚴地為我投下反對的一票,理性地再一次拉倒政改方案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