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November 22, 2009

周保松:重視社會正義

Filed under: blog — by loong5 @ 2:32 am
Tags:

序:重視社會正義
周保松
如果人人自由平等,我們應該如何活在一起?這是現代政治的根本問題。法國大革命以降,自由和平等成了現代社會的基本價值。任何合理的政治安排,均須充分體現這兩種價值。
自由和平等,是道德理想,是政治實踐,而非自有永有之物。人類歷史,充滿奴役壓迫,充滿對自由和尊嚴的踐踏。自由主義的理想,是建立一個自由人平等相待的社會。我稱此為自由人的平等政治。在自由主義傳統,羅爾斯的《正義論》對這個理想作了最系統最深入的論證。本書的目的,是解讀和評價羅爾斯的理論,並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探索自由主義的道德和政治內涵。
自由人有幾個面向。一,自由人有自我意識的能力。人的特別之處,是能意識到“我”的存在,意識到“我”是獨立的個體,並有自己不可替代的人生。人的自我意識,構成人的主體性。二,自由人有自我反省和規劃人生的能力。人活著,便有欲望。但人不是欲望的奴隸。人可以憑理性能力,對當下的欲望進行價值評估,並選擇認同或放棄某種欲望。人有能力構建、修正和追求自己的人生計畫,自主地活出自己的生命。三,自由人有道德意識,能夠知對錯明是非,並願意服從道德的要求。對自由人來說,道德規範既非外在權威強加于己身的結果,亦非自利者理性計算後的博奕平衡,而是基於良知和對他人的尊重與關懷而得出的合理判斷。道德意識的發展,使我們不僅能從自己的觀點看世界,也能代入他人的觀點看世界,並有意欲過一種合乎倫理的生活。
簡言之,自由人是具有理性自主(rational autonomy)和道德自主(moral autonomy)能力的個體。要成為自由人,我們必須充分發展這些能力。這些能力界定人的道德身分,並且是我們活得幸福的重要條件。道理是這樣。一,如果我們不是獨立主體,沒有屬於自己信仰和價值,沒有完整的人格,我們談不上過著自己的人生,並很容易在各種“大我”論述中淪為集體的工具。二,如果我們欠缺理性反省能力,不問緣由便接受社會主流價值,不加質疑便服從外在權威,並任由當下欲望支配自己,我們談不上活出自己的人生。人不能沒有信念而活。信念結成意義之網,人在其中安頓。但這些信念必須是真的、對的和好的。沒有人願意活在虛妄錯誤無聊之中。要知道什麼是真是對是好,我們必須反思。經過反思的人生,才是“我”的人生,才值得過。三,如果我們缺乏道德能力,將難以展開公平的社會合作,建立彼此信任和互相關懷的倫理關係。要合作,便必須有強制性的人人遵守的規則。什麼樣的規則才是公平合理,並使得每個參與者樂於接受?這是所有政治社群必須面對的問題。我們重視這個問題,並努力尋找答案,即意味著人是可以對政治秩序作出道德評價的能動者(agent),並期許社會制度合乎正義要求。正義社會的前提,是有正義感的公民。公民的正義感,彰顯了人的道德自主。人的道德自主,則是倫理生活的前提。
自由人的理念,是個規範性的對人的理解,背後有它的道德和形而上學預設。如何設計出合理公正的制度,使得每個人能夠有條件和機會成為自由人,是自由主義的理想。具體點說,自由主義希望每個人成為獨立自主和有正義感的人,並在尊重正義原則的前提下,發展個性,實踐潛能,活得豐盛幸福。既然實現人的理性構建人生觀的能力和發展正義感的能力是最高的道德目標,自由主義自然主張賦予個體一系列基本權利,包括思想言論自由,信仰良知自由,結社集會自由等;自由主義同時也認為政府有責任為公民提供必要的社會和經濟資源,確保他們有公平的機會發展他們的道德能力,例如包括教育、醫療、房屋和老弱傷殘補助等社會福利。而在文化上,自由主義贊成多元和寬容,反對家長主義,既希望培養人們慎思明辨的選擇能力,也致力營造一個良好的文化環境讓人們能夠作出好的選擇。以上種種,都是自由人的平等政治的應有之義。
自由主義不僅重視自由,同樣重視平等,並將對平等的證成與自由人的理念緊扣在一起。平等是個比較性的概念,我們必須先有一個比較標準,然後才能判斷人與人是否處於平等的位置,又或應否受到平等對待。自由主義認為,只要在最低程度上擁有理性反思和道德判斷的能力,每個人便享有相同的道德地位,並應受到平等尊重。我們是以平等的自由人的身分,參與公平的社會合作。平等和自由絕非彼此對立,而是一起構成自由主義的奠基性價值。自由人的理念界定了人的道德身分,平等的理念界定了人的道德關係。如何在平等的基礎上,確保個體全面發展成為自由人,是自由主義的目標。不少人以為,自由主義為了自由而犧牲了平等,又或它所強調的只是相當形式和相當單薄的平等觀,這實在是一大誤會。過去四十年自由主義政治哲學的發展,其中一個核心問題,正是如果我們接受道德平等,那麼對政治權利、資源分配、經濟制度和文化生活等各方面有何影響。
我認為,對自由平等的堅持,是當代著名自由主義哲學家羅爾斯的思路。他的問題意識是這樣:如果我們是自由人,處於平等位置,那麼應該通過什麼程式,得出怎樣的正義原則,並以此規範社會合作,決定人的權利義務和合理的資源分配?很明顯,這些原則不能由外在權威強加給合作者,也不能由某些強勢的人說了算。最理想的情況,是在一公平環境下,自由平等的合作者有相同的發言權,並通過理性協商,最後達成一致協定。羅爾斯提出原初狀態和無知之幕的設計,正是希望建構這樣一個公平程式,從而推導出他主張的“平等自由原則”、“公平的平等機會原則”和“差異原則”。
《正義論》論證嚴密,體系性強,有許多原創的哲學概念,初讀或會有不得其門而入之感。我認為,“自由人的平等政治”這一理念是理解羅爾斯的關鍵。讀者只要清楚他的問題意識和他對自由平等的理解,自能對他的思想有所把握。本書第一章對《正義論》作了全面介紹,其後各章則針對特定議題而發。例如我深入探討了差異原則和道德平等之間的複雜關係,指出羅爾斯的平等觀和自由主義傳統的個體主義之間存在的張力;我也指出自由主義對平等自由的堅持,無法和主張市場資本主義的放任自由主義(libertarianism)相容;與此同時,我嘗試從自由主義的傳統出發,回應了施特勞斯認為自由主義必然預設了虛無主義的觀點; 此外,我在書中也處理了甚少人關心但卻極重要的一個問題,即羅爾斯所稱的穩定性問題,到底在何種意義上和正當性相關,以及這個問題為何導致羅爾斯後期的政治自由主義轉向。讀者如果想瞭解我的求學歷程,以及我對政治哲學的反思,可先讀書末的〈行於所當行〉一文。
 
我希望這本書能夠實現以下幾個目的。第一,促進中文學界對羅爾斯的政治哲學的認識。過去四十年,羅爾斯的《正義論》幾乎主導了英美政治哲學的發展,且不說由此而催生了自由主義內部極為豐富的討論,其他針鋒相對的理論,從放任自由主義、社群主義、馬克思主義、到女性主義、文化多元主義和國際正義理論,都對羅爾斯的正義論作了深刻回應。持平的說,如果我們不瞭解羅爾斯,我們無法瞭解當代政治哲學的發展。第二,我希望透過對羅爾斯的詮釋和批評,提出“自由人的平等政治”這一構想,以回應中國某些重要的哲學和社會爭論。我尤其想指出,當下很多對自由主義的批評,是出於對自由主義學理上的誤解和曲解。我相信,自由主義傳統的價值和理想,能夠對中國未來應該如何發展,提供很多很好的倫理資源和政治想像。第三,我希望透過我的文字,努力實踐一種嚴謹明晰的中文政治哲學書寫。當然,拙著能在多大程度上實現這些目標,該由讀者來判斷。
 
***
讀者或會提出兩個質疑。一,自由人的平等政治為什麼值得追求?二,這個政治理念適用於中國嗎?
先回答第一個質疑。自由人的平等政治顯然是個道德理想。它肯定人是自由平等的個體,並在此基礎上尋求公平的社會合作。在制度安排上,它有以下含意。第一,它以個體為本,相信個體是組成社會的基本單位,享有基本的公民和政治權利。這些權利受到憲法保護,並具有最高的優先性。第二,它重視平等,認為不管人在能力、性別、種族、階級和信仰方面有多大差異,每個公民都有相同的道德價值,並應在社會合作中受到平等對待。第三,它贊成憲政民主,因為憲政可以保障個人權利,民主可以體現政治平等。第四,它反對毫無規管的市場資本主義,因為這會導致貧富懸殊,窒礙公民有效發展他們自由人的能力,並損害政治平等和社會平等。第五,它肯定個人自主,尊重多元,重視公民美德的培養,並希望公民成為富正義感、具批判性且積極參與公共事務的道德人。以上數點,只是勾勒出自由人的平等政治的大略圖像,內裏的制度細節及可能面對的挑戰,自然需要深入探討。但我們有理由相信,這是一個值得追求的政治理想,因為它承載和體現了自由和平等這兩個現代社會的基本價值。
有人或會馬上提出第二個質疑,稱無論這個理想多麼吸引,終究是西方產物,不適用於中國這個富有獨特傳統的東方文明。這個問題可以有兩種解讀。第一種持的是文化本質論,認為中國人的文化基因決定了中國人不可能成為平等的自由人,因此自由主義不適宜中國社會。這個質疑難以成立。過去百年,自由民主的理念,席捲全球,很多非西方社會(包括東亞)早已完成或正在進行民主轉型。中國自五四運動以來,對德先生的追求,更從未止息,並累積了頗為豐厚的自由主義資源,啟蒙一代又一代國人。誠然,論者大可主張中國應該走異於自由主義的另類現代化之路。但論者有責任提出支持的理由,包括這條路如何能更好地促進公民福祉,更合理地實現自由平等,以及更公平地分配資源。我相信,不同學派可以就這些問題展開實質而有建設性的交流。這是哲學討論的起點,而非終點。第二種持的是政治務實主義,認為任何政治理想都必須在某些條件下才可能實現,而中國目前嚴重缺乏實踐自由人的平等政治的條件,因此不宜提倡。這個判斷是否成立,需要有充分的實證支援。不過,退一步,倘若實情真的如此,合理的做法不應是拒斥自由主義,而是應好好弄清楚這些條件是什麼,然後一起努力創造這些條件,促使中國早日成為自由平等的公正社會。
 
***
中國有自己的政治哲學傳統,儒道墨法各家,均對理想的政治秩序有所論述。但我們必須承認,在中國走向現代化的過程中,傳統資源已遠遠不夠用。過去三十年,我們經歷了中國歷史上最大的社會變遷。我們正在努力建設一個現代國家。現代國家的政治正當性如何建立?社會資源應該如何分配?傳統倫理和現代價值的矛盾如何化解?現代化帶來的種種危機又該如何應對?這些都是政治哲學必須思考的問題。我們可以做的,是認真吸收西方的學術資源,瞭解現代性的優劣得失,逐步建立有效的知識框架,發展立足於本土的問題意識,以期為中國未來尋找出路。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需要建立嚴謹的學術規範,擺脫政治經濟利益的引誘干擾,以獨立精神治學,並形成活潑理性包容開放的知識社群。惟有這樣,政治哲學才不致淪為一小撮人在書齋中的概念遊戲,才有望對中國未來的健康發展起到一點作用。我們在一起運磚建屋,路漫漫其修遠。
我甚至認為,政治哲學是一種公共哲學,和每個公民息息相關。我們一出生,便活在國家之中。國家的制度好壞,直接影響每個人的生命。好的制度,可以使人活得像人,活得有尊嚴,活得有希望。壞的制度,可以使人活得不正直,活得卑下,活得絕望。這一點,國人應該深有體會。作為獨立自主的個體,我們有最基本的權利,要求一個公平公正的制度。這不是任何人的施捨,而是平等公民對政治生活的合理期待,因為政治權力源於人民。只有政府將正義作為制度的首要德性,只有公民的基本權益受到尊重,只有個體能夠在沒有恐懼下自由思想,我們才有可能建立一個具正當性的政治社群,才有機會過上自主而有尊嚴的生活。政治哲學最基本的關懷,是人應該如何活在一起。這是關乎每個人的根本問題。就此而言,政治哲學的首要言說物件,是政治社群中的平等公民,而不是統治者。政治原則的論述,更應在公共領域自由展開,並容許公民積極參與。
收在這本書的文章,是我過去十年讀書的一點總結。不過,這只是我的哲學之路的一個驛站。讀者可見到,我有自己的哲學立場,並努力為自己的立場辯護。但讀者萬勿誤會,我是在鼓吹某種教條的獨斷的意識形態。我提出問題,分析問題,並嘗試提出理由回答這些問題,但我沒有說這些理由是最後的真理。這不表示我不相信真理,而是討論的問題實在太難,而我的能力有限,我堅持的可能只是真理的部份,甚至是真理的反面。原因有很多。可能我對羅爾斯的詮釋錯了,可能我的推論不成立,也可能我對人和社會的理解不夠深刻。我樂於聽到讀者的批評,容我有修正的機會。我也希望讀者讀此書時,最好心存懷疑,並時時追問:“作者真的將問題說清楚了嗎?對自由平等的理解準確嗎?羅爾斯的正義原則,真的最合理嗎?如果我不同意作者的觀點,可以有更好的答案嗎?”帶著這些問題思考下去,讀者將開始自己的哲學之旅,並享受到知性探究的愉悅。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