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November 8, 2009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假如周秀娜是第四代學者……

Filed under: Interview — by loong5 @ 3:07 am
Tags:
上月,筆者在中文大學一個高桌晚宴演講,題目是「香港威尼斯化的未來」,

 

席間難免觸及第四代香港人的灰暗前路。有同學問目前有誰在第四代能另闢蹊徑,

我衝口而出,倒不如研究周秀娜。當夜,和中大一名高層聊天,他說不少改革派同僚真的十分欣賞「周秀娜精神」。於是,報章安排了這個對談。我原來並不知道她怎樣家傳戶曉,直到友人得悉這對談後反應空前,

女友在Facebook看見對談照片而發脾氣中,我才知道「周秀娜」這符號確實充滿可塑性。

既然媒體把她梳理了千百遍,她的intensive moment又不屬於你我他,

大家倒不如去除她的藝人身分,幻想她是一個掙扎求存的第四代學者。

那樣我們會恍然,她做的暗合社會科學章法,同時也在嘗試建構新規範。

也就是和我們嘗試做的一樣。

建構規範(Norm Construction)

「經濟差了,我們的生存空間才大了」

周秀娜(Chrissie)是十歲來港的新移民,沒有特別家庭背景,身高不足以當傳統模特兒,中五畢業,第一份工作是售貨員。今天,她卻成了「醩 模」這個品種的代言人,過程不可能沒有計算。問她這品種的來由,她出乎意料地學術,第一句就說出「結構性原因」﹕「其實這個品種一直存在,不過應該因為去 年開始經濟差了,我們的生存空間才大了。」問題是,這個一直存在的品種,以往產生不了周秀娜。用學術話語包裝,她懂得建構規範﹕由於加入娛樂圈的舊平台被 壟斷了,唯有醩模是生態尚待開發的處女地,但她們不是正統模特兒,「大家做的東西不同,受注目程度不高,我們以往不受media注意的。」由於她的背景只 能當醩模,醩模偏偏「以往不受media注視」(即她不能入門),於是,她唯有改造社會規範,讓社會注視醩模,結果她不但入了門,更開始明白只要通過行動 取得定義成功醩模的話語權,短期內,她就可以設定遊戲規則。這些規範不但讓後來者效法,也能防止傳統模特兒「降呢」競爭,對此她也有意識﹕「其實我懐無得 爭鮋,正統貴嘛,呵呵。」

——按同一邏輯,假如Chrissie是學者,她大概會因為自己的先天背景選擇研究新移民來入門,命名這門研究為「田野新移民學」,以「身為新移民」和「第一人稱參與」為規範,再以在街道飾演新移民非法勞工來觀察社會反應等出位行徑為個案研究,讓主流學術人難以競爭。

市場壁壘(Entry Barrier)

「如果早知道這揦多人,我會照出,而且double」

製造規範後,她有清晰意志保持市場優勢,為後來者製造市場壁壘——我們應這樣理解牙膏寫真、攬枕和科大演講。「寫真其實在日本很流行。大家認識我,因為水著、比堅尼封面、旅遊書, 問我介不介意,我當然不介意。我覺得性感可以分好多種,我一定要自己過到自己鰟關,也要食到大家的潮流。」她意識到要不斷嘗試新元素,但不知道哪些新元素 會成功,直到出現攬枕﹕「我沒想過這揦多人出來咯,我不覺得有什揦問題。如果一早知道這揦多人,我一定會照出,而且程度double。」有人以為門檻 就是寫真、攬枕,就是AV與偶像之間俘虜宅男的灰色地帶,其實,她成功製造的門檻,應是社會迴響。「寫真、攬枕之後,很奇怪,我才發現做了這些以後,做什 揦也有人。我到科大講talk,我預了,無論講得多好、多差,都一定有人勁,有了既定形象,覺得﹕你就是這樣啦。」換句話說,這些都是計算之內。她目 前似乎還在提高門檻,於是她會crossover不同行業的人,把她引起的爭議燃燒到不同行頭——直到自己轉型成功。

——假如她是學者,她大概會在入行後搞一個國際新移民性工作研討會,以公共知識分子身分挺身而出控訴資本主義全球化壓逼各地新移民,把與會者組織起 來,得到媒體注視後,婦女團體和國際左翼基金會會開始賞識提供經費。有了經費,再集團式請助手做個案訪談,後來者只有投靠門下,開始「屈機」,正統學界會 另眼相看。

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

「我怕之後的路,會因為其他人知道而更加難行」

媒體眼中的Chrissie十分強硬,但她身上反映的,還有一股不安全感,因為她明白醩模之路不能持久。「數年後仲用攬枕?Out鰦啦!」她坦言現 在已開始轉型,特別是拍電影﹕「人人都有野心的。當你做一份工作的時候,認識的人愈多,工作範疇愈多,你就希望不會永遠停留在這個位,否則再做下去也沒有 意思。」她強調入行無心插柳,現在卻變得有部署,因為她覺得「這個圈子比大家所接觸到的更講求速度感(學界可考慮加入「速度感」為專有名詞),成件事情太 快,大家認識我,才短短一年」,令她有危機感。「其實,我怕的不是別人不認識我。我怕的是之後的路,會因為其他人認識我而更加難行。」二十四歲的人意識到 這個危機,並不簡單,不少身邊四、五十歲的前輩曾經風光,不懂知所進退,就是不能看穿。她自言會以兩、三年確定自己能否轉型成功,「如果我真的做了一段時 間,自己也覺得不進步、不適合,我不會留,不會在這裏『藕』。」至於什麼是成功,「如果有一日我在街,人家不是話周秀娜你好靚,而是說你做戲很掂,我就覺 得成功了。」然後,她以kawaii聲說了一句「我真係好中意睇你做戲鮁」,闡明自己「神級」的終極追求。

——她對答很懂避重就輕,例如問她是否覺得走紅增加權力,她立刻補充說「恰恰相反,不會揀飲擇食」。但自言假如不是藝人也一定以同樣心態工作的她, 不像沒有權力慾﹕「就算單是做waitress,或者sales,我都一定要做最top鰟個,然後我要做經理,然後入股份入間公司,我要做老細!呵呵。」 假如她是學者,到了這階段,她大概會出版田野新移民研究期刊鞏固實力,轉型為與國際接軌的學院派,然後參與管理層、公民社會、媒體運作;假如不久她發現能 力不足以當國際學者,則會全身轉型到其他身分,而把學術主次更換。

宏大敘事(Grand Narrative)

「我喜歡娛樂圈夠虛偽」

相對於不少娛樂圈中人,Chrissie主打的形象,是真。她坐下來第一句單刀直入,「可唔可以唔好咁深」,似乎科大陰影猶在,笑說「佢咁講№令我 一時load唔到」。問她喜歡娛樂圈什麼,她直接的說「我鍾意娛樂圈虛偽」﹕「其實我沒有你們說的這揦悤悍、堅悤,大佬啊,我二十四歲咋,你估我三十四 咩。但我行出來,都要虛偽地行出來,開心面對大家,這就是娛樂圈。」然而,她的真,當然也是規範內的真﹕畢竟她承認最初入行時,不時被壓榨,很多東西都 「啃了」,這和她的形象是矛盾的。她也承認這點。

有文化界朋友打趣說,「我欣賞周秀娜,因為她是偉大的思想家,在香港一百年也沒有出一個!面對批評她露肉的指摘時,她曾經表示﹕女人就應該以成為男 人性幻想為目的。短短一句,包含的信息量已經是壓倒性的了,終極關懷(Ultimate Concern)清楚明白;宏大敘事(Grand Narrative)的完整程度,更在第二、三代香港人中都是罕見的。李小良沒有讀懂周秀娜。」當然,這是戲謔,但她起碼對自己的定位和理念,都完全清 晰。她明白界別首要功能是帶給人娛樂,潛台詞是私人生活也要為別人帶來娛樂。她的死忠粉絲,不少是被上司或老師責罵半句就要在MSN狀欄公告天下的宅 男,她自己則成熟得多﹕「我明白到被批評、被騷擾是娛樂圈生存必經的,一定不能避免,唯有接受,只是希望保護身邊人。如果喊,點解要睇你?娛樂圈要娛樂 啊!」

——我們不會期待Chrissie說關注達爾富爾饑荒或高鐵。但這不代表她沒有個人思想。假如她捍衛娛樂專業,也足以成為一家之言。假如她是學者, 到了穩固事業基礎後,大概是組織專業學會的理想人選,從而提倡社會科學學術研究精神,那樣的一生,也可算修成正果。如此目標自然距離現狀極遠,大家不知道 她數年後會否打回原型,她自己也知道「現在不是成功,只是在跑道上on your mark」。所以她的最後承諾,雖然明顯是line to take,但感覺倒也比特區政府的政綱踏實﹕「我一定會讓大家看到周秀娜的另外一面。」

文 沈旭暉

攝影 葉漢華

編輯 梁詠璋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