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November 2, 2009

練乙錚: 替「大得不能倒」的黨算算數

Filed under: Commentary — by loong5 @ 1:32 am
Tags:
昨 文提到中共組織問題,其中一點是它太大了,難管得好,加上絕對權力,不僅滋生很多腐敗,部分組織還向黑道轉化,紅黑合流,有如患了血癌。但是,共產黨因為 早把其他一切政治組織排擠盡淨(crowding out),已經取得一種特殊重要性——大得不能倒(“too big to fail”),故雖有各種嚴重缺點,批評者實不宜輕言把它打倒,而應努力替它找出各種病灶所在,想辦法替它治一治。今天筆者便從組織管理學的觀點看看這個 「大」問題。
論 成員人數,中共並非世上最大組織,羅馬公教比它大二十倍,但以七千多萬黨員而言,絕對數量已是大得驚人,抵得上整個朝鮮半島上的總人口,如果黨內鬧兩派、 姓社姓資什麼的,就等如南北韓在三八線對峙,的確嚴重;但這種「路線問題」源於人的意識衝突,非來自組織本身。若論因組織過大而引起的問題,最明顯不過是 由於「監控跨度」(span of control)過大而引致領導效率衰減。今年諾獎得主Oliver Williamson在這方面有不少論述,但我們可從再古典一點的管理科學文獻中找出更簡單的分析工具。一九三三年三月,《國際管理學會會刊》發表了 V.A. Graicunas(下稱格氏)的一篇文章,是現代西方研究「監控跨度」的濫觴。① 從現代管理科學角度看,此文有點「機械唯物」,但卻是一個有用的思考起點。簡單說,「監控跨度」指的就是一位上司直接管多少個下屬;格氏認為,一般而言, 一位上司最多只能直接管五個;不少情況之下,四個已是極限。他的想法很直覺:上司管下屬,一要直接和下屬溝通,二要知道下屬之間彼此溝通些什麼,三要清楚 下屬裏頭所有正式及非正式團隊、組合甚或「小山頭」之間的「關係」(可用連線表示的簡單關係,不是所謂的“guanxi”);若算一算這些個人與個人、個 人與組合、組合與組合之間的關係,則其總數往往十分驚人。舉例說,若一位上司直接管理的下屬人數n = 4,則他要監控的關係總數T = 44。大家若還記得中學代數「排列組合論」,當可算出一般公式:T(n) = n + n(n-1) + n(2n/2-1)。格氏說,上司能監控T(4) = 44個關係,便很好了,不能再多。組織的人一多,一位上司不能都直接管,便要垂直分層管。中共黨員七千多萬,如果都由胡錦濤一個人管,他老人家大約要監控 1.33 x 10212個關係(或guanxi!);此數比宇宙星宿總數(估計約7 x 1022)還不知大多少兆兆兆倍,故中共組織要分層級。分多少層呢?大家先看看實際情況。
中 國的行政區域層級結構,大體而言,中央政府下面是省(和省同級的還有自治區、特區、直轄市,但為簡單起見,這裏略去明細;省以下各級,亦以同法處理);省 下面是地;地下面,如果是在農村,便是縣、鎮、鄉、村;如果是在城市,則地下面是縣、市(有些大的市反過來管縣)、市轄區、街道派出所。農村的村和城市的 派出所下面,還有各種群眾組織如街道委員會等。省長或省委書記一般在黨內是中央委員會委員,中委之上是政治局,政治局之上是政治局常委。據筆者理解,政治 局常委是集體領導,不設主席,總書記是平排首位(first among equals),故整個政治局常委可視為一層。如此由上而下,中共用以控制各級城鄉政權的黨,共分八層。如何把七千萬黨員「譜譜模模」分八層去管呢?每層 每個黨小組的領導要管多少人呢?筆者推算,若平均每層的黨小組為七人,最上的一層由政治局常委加書記(共十四人)集體領導,便差不多可以把整個黨安排 好:14 x 78 = 8千萬。②
如 此,每一層裏的每一個黨小組平均七人,其中一個為書記或組長,由他監控其餘六人,則每一位這些書記要監控的關係總數便是T(6) = 222。真忙碌啊。(理論上限其實並不只此。黨由上到下分八層,下情不能上達,所以共產黨高幹還經常要到下面去視察,較長期的,叫「蹾點」;還有,黨員也 須留意黨外動態、關係,若再加上「黨內外矛盾交叉」,則共產黨的書記着實難當得好。)
好 了,如果還要發展新黨員,則如何考量呢?設黨小組連書記由七人變成八人;小組的書記現要監控七個成員,他所監控的關係總數便變成T(7) = 490,比起T(6)的時候多了490 – 222 = 268個;也就是說,從現水平增加一個成員,黨小組的「生產力」多了七分一即14.3%,但小組書記要監控的關係總數,卻增加268/222即120%。 這樣做,化算嗎?黨愈大,這種邊際投入產出比例便愈不化算,而且不化算之餘,還有根本管不了的問題。好書記鞭長莫及,壞書記更不用說。此雖是簡單模擬計 算,與現實明細有出入,但大體而言,黨已不能管好自己的道理,由此可思過半。
筆者不客氣,今天重覆說,中共勿要擴充營業了,該自己清一下黨,去掉三分之二黨員也不為多。如此騰籠換鳥,看看能否治好血癌。

註:①Graicunas 是一位在巴黎當管理顧問的立陶宛人,IMI會刊停刊後,哥倫比亞大學一九三七年把他的文章編進管理科學經典文集Papers On The Science of Administration,題為“Relationship in Organizations”;格氏本人於二戰期間蘇軍佔領立陶宛之後不知所終;詳見Fred Nickols文章“Span of Control & the Formulas of V.A. Graicunas”;②若視政治局加書記處十四人分七層,胡溫二人為最上層,則計算結果相同:2 x 7 x 78亦等於8千萬。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