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October 28, 2009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貢獻 ——港大政治系主任林維峯介紹其博士論文導師的理論

Filed under: Interview — by loong5 @ 1:09 am
Tags:
本屆諾貝爾經 濟學獎得主之一奧斯特羅姆教授,是首位獲獎的女性,她主要研究公共資源管理問題。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主任林維㗖於1990年代於美國印第安納大學 進修,奧斯特羅姆正是其博士論文導師,而奧斯特羅姆其中一項最重要的研究——尼泊爾水資源管理問題,林維㗖正是研究隊成員之一。本版特走訪林維㗖教授,請 他簡介奧斯特羅姆教授的研究重點及貢獻。

問:可否請你簡介奧斯特羅姆教授的研究理論重點,以及其獲獎的最主要原因?

林:奧斯特羅姆教授並非經濟學者,而是一位政治學者,她認為這世界根本沒有所謂經濟問題或政治問題,世界要處理的,就是人類社會如何共同去解決問 題。她研究的是如何管理公共資源(common pool resources),她抱的假設是,管理者希望盡量做好,但人的能力有限,她經常問,人類社會是一些有限制的、會犯錯的人,去負責解決一些問題,他們需 要一些什麼管治模式?他們會如何發展一些規則去規範大家,這就是所謂的管治(governance)。

這角度的研究正正挑戰傳統經濟學的理論。傳統經濟學的預計很悲觀,認為所有公眾可免費享用的資源,例如水源、草原等,若不加以管理,使用者只顧自己 利益,成本卻由社會整體承擔,因此資源一定會被破壞,政府必須干預,或將之私有化。但奧斯特羅姆教授認為並非如此,她指經濟學家根據一些極端的假設,建立 一個模型,然後得出這個結論,並不合理,只是紙上談兵。她根據現場的考證,發覺現實並非如此,很多公共資源毋須政府管理也非私有,也能有效的分配,這就是 她對傳統經濟學的挑戰。

奧斯特羅姆教授指出,國際社會以金錢資助第三世界發展,都用上一種「萬靈藥」的方法,五六十年代說要有強力的政府,花錢做基建,1970年代全世界 都在說私有化,但兩種方式各有問題。付錢予政府但政府未必有效率,很多國家由於法制落後,也沒有條件搞私有化,奧斯特羅姆教授認為,世界是很複雜的,只能 用診症的方式作個別研究,沒有one best way,過去學者提出不是國有化就是私有化,這是學術上的偷懶。

研究尼泊爾灌溉系統打破兩信念

問:有否具體的例子,可以解釋奧斯特羅姆教授的理論?

林:教授1990年代在尼泊爾研究灌溉系統問題,我也是研究員之一。水資源是國際上極重要的議題,對農業有極大影響,但研究發現一個奇怪現象,不少 國家對水利系統的投資愈高,興建大型水壩,由政府及工程師等專業人員管理,但農業的回報卻愈低。當時不少國際組織投入大批資金援助貧窮國家改善水利系統, 但亞洲開發銀行的研究指出,每1元的投資,回報只有0.4元。

在尼泊爾有兩套系統並存,一套是政府接受外國援助後投資興建、由工程師負責營運的水利灌溉系統,另一套是由農民以傳統方法建立的灌溉系統,部分水道 甚至只以碎石等極為簡陋的方法建成,正好為研究提供了對照參考。數據發現,政府投資的系統所灌溉的農地收成,竟然比傳統系統的還要差,只及傳統系統的三分 二。

這研究挑戰的正是,國際上認為只要向被資助國家提供金錢援助改善基建,人民的生活就可改善,另一個被挑戰的信念是,經濟學認為一批只顧自己利益的人,無法好好管理公共資源,但研究把這兩個信念都打破了。

實地研究發現,由農民自行興建的系統,農民有更強誘因聯合起來共同維護系統的運作,但由官僚興建的系統,農民卻失去了這個誘因。傳統上我們以為,沒 有政府的介入,由農民自己負責的系統都會出現所謂的「公地悲劇」,農民會自私地破壞系統,不顧社會的共同利益,但研究發現,農民由於意識到整體社會必須共 同參與管理,若自私自利最終只會害及自己,農民反會聯合起來,定期維修檢查及保養。即使是位處上游的農民,由於他無法獨力完成系統的檢測及維修,必須依靠 其他下游農民共同努力,因此不論上游及下游的農民也會為了社會的整體利益,共同參與管理。

沒有絕對的「第三條路」可依從

相反,若灌溉系統由政府投資,由工程師負責管理,官員的誘因與農民不同,官員重視的並非長遠利益,而是為官這幾年不要發生大問題,結果官僚只會按指 示辦事。此外,農民由於有了官僚代勞,反會失去誘因,不再為大局覑想,只顧自己利益,遇上系統出現故障也不理會,等待政府處理。負責的工程師也非萬能,無 法完全了解不同村落不同村民的要求,結果,政府投資的系統反而運作效率更差。

更奇怪的是,若系統由農民開發,比較破爛,農民反會年年維修,但若系統由政府開發,美輪美奐,農民不覑緊,反而更易破爛。另一個問題是,我們不能假 設官員一定有能力去管理相關的系統,只有農民才是真正在農村生活,他們有很多傳統智慧去管理灌溉系統,但官員往往會把一些所謂現代化但不適合的政策強加於 地區,弄巧成拙。

問:這研究結果對現實世界有什麼重要的影響?

林:結論是相關的系統必須有地區農民參與開發與管理,才能成功,不能單由官員說了算。這項研究對現代的水利系統建設有很大影響,不再完全由官僚主 導,而是要求居民有一定程度的參與,共同管治。但奧斯特羅姆教授經常強調,事情不能擺到另一個極端,把農民參與視為萬靈藥,她強調現實情非常複雜,不能 簡單的說現在已出現第三條路,每一個案都不一樣,需要個別診斷,沒有一條絕對的所謂「第三條路」可以依從,若政府強制居民參與管理,同樣不能成事。

問:這理論對香港有意義嗎?

林:對於一個社區的管治,我們不能迷信政府,奧斯特羅姆教授非常推崇美國學者Tocqueville的說法,就是民主制度給人一個誤解,把人看成 「more than king, less than man」,即假設人非常能幹,可以選出領袖,但選後就卻讓領袖負責做所有的事,反而覺得自己什麼也做不到。這是錯誤的想法,奧斯特羅姆教授認為,民主的精 神在於容許人去發揮自我管治的能力。回看香港,我認為香港應多講發揮社區的自我管治能力,不能單靠政府,香港談民主化過去太集中講選舉,我當然贊成香港有 直選,但這並不足夠,若社會事務沒有人關心,社會沒有自我管治能力,只有民選的議會並不足夠。

採訪:伍瑞瑜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