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October 14, 2009

練乙錚: 公民自治亦可高效分配資源

Filed under: Commentary — by loong5 @ 12:47 pm
Tags:
經 濟學諾獎得主公布了,一位是印第安拿大學政治學者奧斯特羅姆(Elinor Ostrom),另一位是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區經濟學者威廉森(Oliver Williamson)。此獎頒予政治學者,早有先例,七八年得獎的 Herbert Simon 是第一位,○五年的 Thomas C. Schelling 是第二位,今年頒給奧氏,是第三位;三者的研究都和經濟有關,或是用非傳統經濟方法研究經濟現象,或是用經濟方法解決非經濟問題。不過,經濟學諾獎頒給女 性,這回確是第一次。和奧氏一樣,威廉森的研究也有點「另類」味道,屬於「新體制經濟學」,主要在微觀層次探討經濟組織的形式、由來與效益。 然而,兩位學者研究的具體課題不同,要分別介紹;女士優先,今天談奧斯特羅姆。
奧 氏今年七十六歲,研究生涯長達半世紀,著作極豐,發表目錄密密麻麻二十多頁。她的主要工作,在八十年代後期已經做出,今年才得獎,着實也「等」了很久。要 了解她的貢獻,可從另一位極富爭議的已故學者哈定(Garrett J. Hardin)說起。哈定是加州大學聖巴巴拉校區環境生態學教授,一九六八年在科技界地位極高的刊物 Science 上發表〈公地悲劇〉一文(”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公地」者,「阿公」的地是也,引申泛指公眾可免費自由享用的資源,如荒野牧地及海洋漁場等。哈定認為,自私個體在享用公地資源之 時,都帶着「先到先得」心態,而且因為所得利益歸自己,要付出的環境和資源代價則由全體公眾承擔、自己那部分微不足道,所以必然引致過早耗盡公地資源。哈 定更認為,整個地球就是一個公地,人類無限制地自由繁殖、攫取資源,最終自我毀滅。哈定的觀點是馬爾薩斯人口論夾雜對公地問題的經濟分析,結論非常灰暗; 他更認為,唯一出路,是以各種機制特別是政府權力,限制人們在公地上的自由(包括生育自由)。哈定的觀點和分析都非原創,有關公地資源問題,兩百年來古典 經濟學家早已知之甚詳,他的文章引起注意,主要是題目很哄動,觀點帶有強烈泛道德意味(有些人會認為是不道德,因為他反對富國援助窮國飢荒災民,認為如此 救活窮人,只會加劇人口壓力,換來以後更多人捱餓致死)。從現代人口學的觀點看,哈定的文章滿是胡說八道,因為人口問題趨勢,不再是人口過多而是人口過 少,難怪文章出版之後,劍橋大學資源經濟學家 Partha Dasgupta 說:「這等篇幅和名氣的文章錯處卻這樣多,實在罕有。」不過,文章卻影響了奧斯特羅姆。
解 決「公地悲劇」問題、防止資源過早衰歇,有兩個傳統方法,一是把公地私有化(如英國中世紀出現的「圈地運動」),清楚定義物權,利益和資源成本都由物主承 受;一是維持公有,但由政府管制使用權。不過,這兩個辦法都帶強制性,首先須把本來共用公地資源的人趕走。奧氏更認為,後法或會因政府管理能力有限,令結 果比全然不管更糟糕;例如,政府通常難以在大面積湖泊上杜絕違反用者自付原則的漁人,於是一些人不僅違法捕魚,更因為要趕在政府能夠採取行動之前盡量提高 漁穫而惡化「公地悲劇」。
奧 氏對如何解決「公地悲劇」問題,有她自己的看法。首先,她懷疑「悲劇」是否真的存在。為此,她花了二十年時間,到世界各地尤其是經濟發展落後的地區,觀察 了大量的公共資源實際使用狀況。她發現,在大多數事例裏,在沒有政府干預也沒有把資源私有化的原始條件之下,資源共用者竟自發創制了多種非常豐富細緻的體 制規則,有效運用和保育公地資源;有些做法的經濟效率,竟與主流經濟理論和博弈學認為的理想水平差不多,故不僅政府行為全無必要,私有化亦多此一舉且有向 少數富人輸送利益之嫌!
奧 氏的發現,無疑削弱了「政府萬能說」,也同時指出私有化並非解決「公地悲劇」必由之路。不過,有論者指這個發現同時也貶低了「市場萬能說」,卻不完全正 確。廣義而言,市場形態千變萬化,其基本原則,是人們可以自由簽合約、訂規則、作交易,故在「公地」上的一群自由人若不用暴力而同意以自治方式建立體制、 訂定交易規則並自行彼此監管,便是遵守了廣義的市場規則;若能更進一步達到高效,便和高斯定理(Coase Theorem, 1937)中說的理想結果一樣了。 如果一定要狹義地理解「市場」,則奧氏的結果說:解決「公地悲劇」,自由人組成的公民社會(或稱「第三部門」)提供很好辦法,常比政府和市場優勝。這樣說,也非常有意思!

註:古 典體制經濟學從宏觀角度研究經濟制度,代表者有T. Veblen,W. Mitchell 等,對資本主義多採取批判態度;「新體制經濟學」一詞,實為威廉森首創,觀點大體接近主流,但諾獎委員會不用此名詞,而用較冷門的”economic governance research”(經濟管治研究),不知何故;奧氏也發現一些地方的自發體制十分低效,原因是規則設計差,特別是缺乏民主參與。奧氏觀察到的低效例子是少數,筆者估計是由於自然淘汰:低款規則防止不了「公地悲劇」資源消失,「公地」便不復存在,奧氏當然觀察不到;高斯定理指:在有界外經濟(externalities)的情況下,自由交易可使結果達致高效,不受物權最初如何配置影響。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