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October 12, 2009

陳雲: 民國的警察廳公函

Filed under: supplement — by loong5 @ 8:18 am
Tags:

胡適的〈紀念「五四」〉(一九三五)一文記載,一九一九年五月五日,兩千多名學生被關在北京大學法科理科兩處,北河沿一帶紮了二十多個帳篷,有陸軍第九師步兵一營和第十五團駐紮看守。六月四日,警察廳致北京大學公函如下:

逕啟者:

昨夜及本日迭有各學校學生一二千人在各街市遊行演說,當經本廳遵照五月二十五日大總統命令,派出員警盡力制止,百般勸解,該學生等終不服從,猶復強行演說。當時地方秩序頗形擾亂,本廳商承警備總司令部,為維持公安計,不得已將各校學生分送北京大學法科及理科,酌派軍警監護,另案呈請政府,聽候解決。惟各該校人數眾多,所有飲食用具,應請貴校速予籌備,以資應用。除函達教育部外,相應函請查照辦理。

八年六月四日六月五日,各地學生罷課,上海罷市,消息傳到北京,政府在當日下午放人。

民國初年,雖然是軍閥當權,政局昏亂,朝政還是有些舊綱紀。因警力不足,警察與軍隊職責混同,但警察總長的公函,仍是依足官箴,有規有矩。今日即使專政的 中共公安當局或服膺法治的香港警方,也寫不出如此勇於任事、有理有節的公函。若非中國江山落入蠻夷之手,中國的國格、百姓的顏面不會如斯不堪,以致國家崇 洋媚外,人民無地自容。

警察總長解釋,遞捕學生,是接到黎元洪大總統五月二十五日的命令,不許學生遊行演說,擾亂公共秩序。警察執法的時候,盡量避免有辱斯文,盡情勸解學生,可惜學生不聽,但又不能緝拿歸案,扣留或下獄,只好借用學校的法律學院及理學院的地方,搭建帳篷,將學生拘禁,派軍警監護,再呈請政府,依法商議如何善後。事件之中,即使是警方的一面之辭,也顯示警察不可違法遞捕學生,也不能將之扣押,只好用柔性的方式,用校規及軍警監護的方法拘禁之。警察廳向政府尋求解決之餘,更向學校當局請求包涵及協助,也函達教育部察照。警察部與教育部同屬部門,權力互相制衡,警察拘禁學生,必須另請諒解。

當時的黎元洪政府,承接袁世凱逝世而民國崩潰之局,而官場規矩依然森嚴,官長處事有理有節,面面俱圓,警察不會行使強權,但也不會坐視不理,而其臨時措施,都是情商執行,後來政府受到輿情壓迫,下令放人,警察總長撤走帳篷及軍警,學生便自由了,警察廳的顏面、政府的顏面也保存了。拘禁之時,學生仍在校園,不會有鄉親或同學到警察部要人或叫冤。一紙軍警公函,盡見禮樂文明。那是烽火連天,國體飄搖之時的官威。《詩經》有云,「周弱而綿」。周朝的面貌文弱,文明卻是綿長不斷。外邦人即使如何凌辱舊中國,舊中國的文人與官長,都有令外邦人肅然起敬之處,滿洲大人(mandarin)的稱呼,並非浪得虛名。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