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October 8, 2009

林行止: 邵逸夫獎得主化解「肥稅」的困惑

Filed under: Commentary — by loong5 @ 5:44 am
Tags:
政府要向超過醫家所定準標體重的癡肥者課以「肥稅」(Fat Tax),看似荒謬,其實不無道理,因為在佔用公共醫療支出上,癡肥與煙民不相伯仲。
眾所周知,抽煙容易致癌及導致相關的心臟病,在公共醫療普及的地方,等於政府用稅款替他們治病,這對非煙民的納稅人不公平,為補此過,政府遂加重煙草的稅率(稅率太高的消極後遺症是走私大盛,令政府從中所得不及預算之高);同理,癡肥容易導致心臟病、糖尿病及因為敏捷度較遜而降低體力工作者的效率,對社會帶來額外負累及拖慢社會生產力,政府考慮「鼓勵減肥於徵稅」,對肥人以其超重磅數為單位、體肥百分比(Body Fat Percentage, BFP)或身體質量指數(Body Mass Index, BMI )抽稅,看起來便非不合理。
不過,抽煙有二手煙之禍,對香煙課以重稅廣獲非煙民支持,但癡肥並不產生這種「外部不經濟」(External diseconomies,亦是庇古〔A.C. Pigou〕所說的「厭惡效果」〔nuisance effect〕),即與人無尤對人無害,民意肯定不會一面倒支持「癡肥稅」;況且此稅的徵收對象應為癡肥者本人或醫家認為會引致癡肥的食物飲料,極具爭議性。這是何以在全球肥人日眾形成所謂「環球癡肥」(globesity)現象(甚至危機)的現在,在人人想當然地假設肥人對公共醫療造成重大額外負擔的情況下,徵收「癡肥稅」仍遲遲未能立法的原因。
應該特別提出的是,肥人雖然被醫家指為導致多種疾病之源,但肥人健康快樂的例子亦不罕見─這便如抽煙會致癌但數十年老煙民未罹此病數不在少一樣─歷史上最著名的肥漢是十八世紀英國一處鄉下的「懲教署」(House of Correction)「署長」(Keeper)林伯特(D. Lambert, 1770-1809),他身高五呎十一吋(一百八十公分,十月二日 Project Syndicate 有文章談癡肥成災問題,提及此公,指他五呎一吋,顯然有誤)、腰圍九呎四吋(二百八十四公分)、體重五十二石(三百三十五公斤),典型癡肥,但林伯特生活愉快笑口常開工作稱職,以至鄉人為他刻像紀念;另一個癡肥者為大家熟悉的是二戰英雄英相邱吉爾,他不僅肥得快走不動,且煙(雪茄)酒不離手,卻活了九十一歲。癡肥是否等於多病,醫家言之鑿鑿,但爭論多信之者不多。
說來有點不可思議,原來不少人對癡肥者看不順眼,卻拿他們沒法,遂欲向他們「抽水」。早於一八五二年便有人開玩笑地在已停刊的幽默雜誌《笨拙》(Punch)為文,要向癡肥者「開刀」,抽「肥稅」而非「肥膏」,此事被當作笑談,無人理會,遂不了了之。到了一九四二年隆冬,美國心理學家卡爾遜(A. J. Carlson)公開建議向癡肥者抽取(超正常體重的每磅肉二十美元)特別稅,據他的統計,如此這般,美國便能籌措充足軍費,以和剛剛偷襲珍珠港的日本人大打一場。籌措軍費,全民有責,何以僅向癡肥者下手?尚幸當年未有平等機會委員會這類官僚機構,既未引起力爭平權者的抗議,當局亦未認真考慮,此說遂無疾而終。筆者舉這二例,旨在說明癡肥不一定影響健康,但由於「有礙觀瞻」,經常有人打他們的主意。
向肥人直接抽稅,必會帶來不公平問題,因為有人「食極唔肥」(吃得飽飽仍不增肥),有人「不吃而肥」,因此有違公平原則(徵稅三大原則之一);正因這種緣故,九十年代中期以來,討論「肥稅」的人大多集中在向致肥食物及飲料徵稅上。致肥食物含有太多澱粉質、太多脂肪或太多糖分,便屬健康專家眼中的「垃圾食物」,既名「垃圾」,有關稅收是為「罪惡稅」(sin tax),抽起來便順理成章且沒有太多人反對;而這項稅收,專家建議用以津貼補助由於不能下化肥而無法大量出產的有機即健康食物。聽起來又不無道理。
因為有點道理,當美國國會在既得利益集團游說下舉棋莫決之際,多個州份的議會近年已於不知不覺間通過「對物不對人」即對高糖的「垃圾飲料」課以特別稅的立法,據 Slate.com九月二十一日題為〈要瘦飲水飽〉(Let Them Drink Water !)一文的統計,已有約五分之四州政府這樣做,而《紐約時報》認為此計甚妙,奧巴馬總統近日接受《男性健康》的訪問時,亦高度評價這種做法。看來對汽水及糖果尤其是和汽水一樣會令食家上癮的朱古力抽特別稅很快會成為徵稅主流,只是特別稅款是否作特別用途(比如預防癡肥)抑或作為一般開支,各議會又在熱烈討論。工作這麼多,議員實應加薪。
對於食物飲料,人類是很難排拒的,因為飲食人之大欲,是生存之道,而且人類有「積熱量(卡路里)防飢」的動物天性,當食物特別是「超美味」(hyperpalatable)食物即「垃圾食物」唾手可得或價格低廉至人人能負擔時,大多數人會食不厭多,大家都有的經驗是吃滋味多樣化的「薯片」,不知收斂的人很少人不會癡肥。「肥稅」針對的便是這種食品生產商加上許多「添加劑」使其不但好味且會令人上癮的食物及飲料!
對於癡肥者來說,昨晚喜訊傳來,今年(第四屆)邵逸夫獎的生命科學與醫學獎得主為道格拉斯.高爾曼(D. Coleman, 1931-)和傑弗里.弗理德曼(J. Friedman, 1954-),以表彰他們的研究導致發現「瘦素」(Leptin)。據林思華昨天在本報的解釋,過去人們以為肥胖是肥人(不該稱為病者吧)「意志不夠堅定」(無法抗拒美味的誘惑?)所致,但「瘦素」的發現令人對肥胖的形成有新看法。這即是說,肥胖既可能是先天的,亦可能是激素信號傳遞失衡。找到肥胖的導因,針對性的醫治方法和藥物的研發成功便指日可待。如果這些治肥胖的方法和藥物能及時研發成功推出市面,「肥稅」便根本不必提上議事日程的!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