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October 3, 2009

林行止: 堅信市場無效率 泡沫常現機會多

Filed under: Commentary — by loong5 @ 4:52 am
Tags:

佐治.索羅斯(G. Soros, 1930-)在股票、證券、期貨尤其是外滙市場翻江倒海三十年,於二○○○年宣布從他手創的量子基金退休,自此全職行善;迄今為止,他的捐款已達六十億元(美元.下同),約佔其財富三分之一強。
  
這三十年內,他不僅為基金帶來以百倍計盈利,且因「打敗」英倫銀行而揚名立萬,成為萬人「敬仰」的投機界傳奇人物。在一九六九年至二○○○年,量子基金平均年回報率高達百分之三十一,在這段期內,一萬元投資變為四千三百萬元!當然,除了索羅斯和少數核心投資者,很少人能從一而終。換句話說,能夠獲得這種驚人回報的投資者,寥寥可數。
  
和畢非德不同*,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s Management)代量子基金投資,收取百分之一管理費加百分之二十的利潤;由於索羅斯是基金管理公司的「絕對大股東」(dominant owner),量子基金賺大錢等於他發大財。
  
匈牙利這個東歐小國真是人才─各方面的人才輩出,納綷德國的崛興及共產蘇聯霸權橫掃東歐,迫使不少猶太人才流向海外特別是美國,舉幾個大家熟知的名字,有電腦先驅、博弈論作者之一的紐曼(John Von Neuman),原子科學家(美國成功引爆原子彈的中堅人物)特拉(E. Teller)和西拉特(Leo Szilard),《北菲諜影》的導演柯蒂斯(M. Curtiz)和落籍英國的著名小說家凱斯拉(A. Koestler)。索羅斯亦是匈牙利猶太人,他之所以能夠逃脫納粹魔掌,不致成為四十餘萬名被納粹黨徒殺害者之一,皆因其業律師的父親有點積蓄且擅長走後門,賄賂令他們一家雖然「一日三遷」但終保平安;在二戰後不久的一九四七年,十七歲的索羅斯在乃父及親友鼓勵、資助下籌得旅費前赴英國尋求發展;在倫敦,他幹過泳池救生員、餐廳侍應、油刷工人和農場雜工,公餘「如飢似渴」地閱讀,終於考入倫敦經濟學院(LSE)。索羅斯精通數國語言、「飽讀詩書」,可是他的學業成績普通,主因是數學差勁所致,這使他要成為哲學系助教同時深造哲學的希望落空。一九五三年畢業後在金融城當套利交易員(arbitrage trader),但他感到在倫敦暮氣沉沉的經紀行工作沒有前途,遂於一九五六年移民美國。
  
英國經驗令索羅斯很快在華爾街經紀行謀得小差事,至一九六七年已升任研究部門主管,六九年設計一個組合投資並創設天鷹基金(Eagle Fund)。這段時期索羅斯的興趣集中在物業投資上(主要通過物業投資信託 REITs),物業市場隨人口增長及工業轉移而大升大跌,形成泡沫,看似包藏重大風險,唯索羅斯認為泡沫只是千變萬化的「一種有危有機的市場形態」,他指出價格泡沫的形成,是參與其中的人對價格的預期與實際市場行為的反射,當大眾看好(herd bullishness)某種商品或證券或貨幣時,其價必升,泡沫(bubbledom)於焉形成……。不同信念及根據不同理論入市的投資者對價格的預期大異其趣,他們形成的互動,便是他所創的反射(自反)理論。經過長期觀察和實際操作,索羅斯最終認為外滙市場具「充分反射關係」(rich mines of reflexivity),炒家和政府頻密互動,處處有陷阱處處有機會;他解釋說,政府試圖穩定其貨幣的滙價,以免外貿受衝擊,但每當滙價被固定在某一政府認可的水平時,往往成為看法及目標與政府不同的炒家的攻擊目標;索羅斯了解外滙市場牽涉的數目動輒以千億計,極微小的價格差亦可能帶來重大利潤,外滙炒賣因此是賺大錢牟巨利的最適市場。從八十年代初期開始他便專攻外滙買賣!
  
索羅斯最成功的外滙投機當然是一九九二年和英國財政部「對賭」、結果一共為他贏得近二十億元利潤那一役。一九九○年,英國加入成立於一九七九年的「歐洲滙率機制」(European Rates Mechanism,ERM;由於此機制加深機制內經濟弱國的衰退,因此被戲稱為「永久衰退機器」〔Eternal Recession Machine,ERM〕),其後因東西德合併德國選擇提升利率以挽救其貨幣,馬克滙價由是趨強,是年九月十三日意大利里拉貶值百分之七,英鎊亦岌岌可危,當時英國保守黨馬卓安政府寧可借進馬克(共合值一百四十三億元)以購進英鎊,希圖保其滙價於不墜,但未能遏阻英鎊滙價跌勢,至九月十六日(英國金融史上的「黑色星期三」)只好大幅提高利率─從十厘至十二厘並聲言不惜提升至十五厘,可是依然無法起阻嚇作用,英滙跌得更急,終於迫使英國宣布暫時退出(suspended)ERM並貶值百分之二,這等同宣布把ERM作廢。
  
拋空英鎊是量子基金執行董事杜魯肯米拉(S. Druckenmiller)的主意,唯獲看淡英國經濟和英鎊(他從德國財長口中得知德國絕不會支持英鎊)的索羅斯全力支持,他們為部署這場「滙市大屠殺」,在全球數十家銀行一共獲得一百億元的備用信貸,當英國宣布英鎊貶值時,索羅斯認為這是英國財政部承認苦撑英鎊滙價的策略終告失敗,因此乘虛而入,動用所有信貸,於世界各地拋售英鎊,令其滙價一日內急挫約百分之十,量子基金遂以強勢馬克購進面目全非的英鎊。事後索羅斯說他們「打敗英國政府」全靠「資訊不對稱」,即他獲知當時歐洲經濟最強的德國不會出手救助英鎊而英國政府仍在期待奇蹟出現……。就在此關節上,索羅斯自稱知道一些他人不知的資訊,因此此次大買賣可稱「內幕交易」!
  
索羅斯對哲學(是大哲波柏〔K. Popper〕的私淑弟子,奉其《開放社會》為聖經)和經濟學都有濃烈興趣,其初曾鍾情於佛利民的貨幣學派,但市場實踐令他明白芝加哥學派的「市場有效率假說」(efficient markets hypothesis)「實用價值甚低」,行不通;簡單而言,市場若充分反映了有關資訊,有關物品或證券的價值便不會恒久持續大幅波動以至形成泡沫。索羅斯堅信外滙市場參與者─個人和財政部─不斷「互動」,訊息迅速「反射」,令市況瞬息萬變且變幻無窮,因此價格不是偏高便是偏低,把握市場心理和趨勢的人大有機會「火中取栗」。
  
深思好辯的索羅斯意見多多,他對當前的世界經濟前景看得甚淡。
 
 
 
財經界三智者.三之二  
 
 
*昨天MAXX網上留言,引羅渣.路雲史汀一九九六年的畢非德傳記(Buffett: The Making of an American Capitalist)記畢非德分百分之二十五盈利;Wai Wong亦對畢非德承擔百分之二十五虧損有所質疑。翻查《三智者》(頁六十八頁),筆者前天的引述無誤。錄此以待日後查考。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