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October 2, 2009

王丹﹕建政60年,中共應當向人民道歉

Filed under: Commentary — by loong5 @ 12:10 am
Tags:

前不久,台灣作家龍應台就隔空對胡錦濤喊話,希望中共在國慶的時候,能夠向國人道歉。這是一個正義的呼聲,因此,也是一個注定不會被中共採納的意見。但是,龍應台的呼籲對我們國人自己也是一個啟發,那就是,在中共慶祝他們建立政權的今天,我們國人也應當給他們算一筆總帳,看看他們到底欠人民多少以及怎樣的道歉。

第一個道歉:撒下彌天大謊

中共首先應當向國人道歉的,就是他們為了奪取政權,向全體中國人撒下的彌天大謊。

在1940年代,當中共看到國民黨的腐敗與專制使得他們有了奪取政權的機會之後,遂啟動統一戰線和宣傳兩大「法寶」,不遺餘力地向國人保證一旦他們執政,將在全中國推行憲政民主,聯合各黨派組成聯合政府。翻看當時中共的發言,充斥了對西方式民主的高度推崇和對一黨專政的嚴厲批判。持久的宣傳加上人民對國民黨的不滿,使得中共成功地爭取了很多國人,尤其是大部分知識分子的支援,這也是國民黨失去政權的主要原因之一。

然而,對比中共建國以後的表現,我們都看到,這是一個彌天大謊。中共不但沒有推行憲政民主,相反,推行的卻是比國民黨更為反動的極權統治。一直到60年後的今天,中共還在宣布憲政民主「是西方資產階級的一套,我們絕不採納」。而所謂聯合政府的承諾,變成民主黨派被一網打盡。今天不要說聯合政府,只要人民有不同政治見解,都會面臨判刑以及流放的命運。很多當年相信了中共的欺騙而投身延安的老人,現在都後悔莫及。60年來,國家以及無數國人為中共的謊言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這樣一個人類歷史上最大的謊言,作為撒謊者,難道中共不應當為之道歉嗎?

第二個道歉:巨大生命財產損失

中共應當向國人做出的第二個道歉,就是他們濫用國家暴力造成的巨大的生命財產損失。

1949年,新政權建立伊始,就手全面清洗舊的社會結構。在農村,從抗日戰爭開始就在中共統治區域進行的土改運動擴張到了全國,中國封建時代作為農村基層的社會控制基礎的地主階級被強制剝奪財產權甚至生命權;在城市,名為「鎮壓反革命運動」的政治暴力席捲全國,大規模的集體槍斃隨處可見;而對外方面爆發了「抗美援朝」戰爭,幾十萬中國軍隊被調往朝鮮與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隊展開另一場殘酷的戰爭。

而各種政治運動自從1949年之後幾乎從來沒有停止過。從土改到鎮反,從思想改造到三反五反,從肅反到反右,每次政治運動,帶來的都是殘酷的鎮壓以及社會恐懼心理的滋長。歷史可以看到,恐懼的陰雲逐漸積累,一直發展到了狂風暴雨的頂峰——文化大革命。之後,又延續到1989年中共對學生和市民的血腥鎮壓。可以說,一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發展史,就是一部國家暴力與社會恐懼相互交織的歷史。這樣的國家暴力,據有關專家的不完全統計,造成的死亡數字,達到8000萬之多,遠遠超過日本侵略造成的人員傷亡。

中共統治中國60年,從來沒有放棄使用國家暴力作為基本工具,這樣的施政造成的不僅是國人的巨大傷亡,而且是民族心理的趨向暴戾,造成的是國人的恐懼導致的道德淪喪。這樣的施政,難道中共不應當向人民道歉嗎?

第三個道歉:對農民農村的剝削迫害

中共第三個應當道歉的,就是建政60年以來對農民和農村的剝削與迫害。

中共得以建立政權,是從農村包圍城市開始的,農民做出的貢獻最大。然而,中共一旦進入城市,完全仿效斯大林模式的經濟發展策略,一切讓位給重工業的發展,為此用統購統銷等方式製造價格剪刀差,把農村的財富轉移到城市,並且以人民公社的模式剝奪農民千百年以來私人擁有的土地,一夕之間把土地財富轉移到國家,其實也就是統治集團手中。在改革開放的初始階段,農村再次扮演了推進改革的角色,家庭聯產承包制有效地帶動了國民經濟的發展,然而,隨改革逐漸變成權貴資本主義掠奪國有財產的過程,農民也再次成為犧牲品,城市部門通過現行土地制度的漏洞,大量轉移農民的土地財富。

在這樣的農業政策下,中國城鄉收入差距持續擴大。據農業部統計,2008年中國城鄉居民收入差距達11,100元。城鄉居民的收入比為3.36比1,比2007年的3.33比1更高,是中國施行改革開放政策30年以來的最高值。一直到今天,中國政府仍然沒有為農民建立社會保障制度,無論養老、看病還是子女教育,農民全都要靠自己,一旦遭逢天災人禍,很可能就會傾家蕩產。

中共依靠農民達到政權,但是最對不起的也是農民,他們難道不欠農民一個道歉嗎?

第四個道歉:對人權的肆意剝奪

中共應當道的第四個歉,就是對國人的人權的肆意剝奪。

60年前,當中共得到政權的時候,在憲法中明文規定人民擁有言論、結社、集會、遷徙等等自由。按照聯合國的人權公約的規定,這些自由,都是天賦人權的範疇,都是不能因為任何特定背景而被剝奪的。然而,60年來,在中國,憲法的條文形同白紙,當局有法不依。不要說文革那樣的特殊時期,就是號稱已經開放的今天,對政府的批評,對歷史的回顧與反思,都在公開的媒體上被嚴格禁止,哪裏有什麼言論自由可言?民主運動人士要求組織中國民主黨,申請的人大部分被處以重刑,結社自由又何在呢?20年前流亡海外的異議人士至今不得返回故土,所謂遷徙自由體現在哪裏?六四這個歷史上的重大事件,全世界都知道,也都可以討論,唯獨在時間發生的所在地——中國——卻提都不可以提,作為人民,連知道自己國家的歷史的權利都沒有。這些本來都是人民應當享有的權利,中共60年來都任意剝奪,他們難道不應當道歉嗎?

細數60年來的歷史,我們不能說中共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應當受到批判的,但是我們有理由說,中共的60年統治,對人民犯下的罪行是罄竹難書的。中共欠人民的道歉又豈止是以上的4條呢?我們舉住這些,只是希望中共明白,要慶祝自己的60年統治,又不希望人們提起那些黑暗的歷史,這在邏輯上是矛盾的,只要回顧歷史,就不可能回避這些黑暗。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