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earch of Justice

September 28, 2009

練乙錚:輪迴往復黨領導 反腐須反史太林

Filed under: Commentary — by loong5 @ 7:45 am
Tags:
晚近才關注國家大事者,見中共年來反貪腐雷霆萬鈞,感覺樂觀,認為內地吏治澄清,指日可待;但比較了解共和國史的人卻有理由相信,最近一連串「嚴打」,只不過是六十年國家管治在三善三惡道中又一輪迴。
中 共甫建國,即在五一年開展「三反」、「五反」運動,前者針對黨政機關中的貪腐分子,包括揭發後公開槍決的天津地委書記張子善和石家莊市委副書記劉青山。據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今年七月三十一日署名孟江的文章說,在「三反」運動中判處有期徒刑的黨政幹部貪污犯九千九百四十二人,無期徒刑的六十七人,死刑的四 十二人;這個查處量,比目前一輪「嚴打」高得多。五二年三月,政務院(當時的國務院)制訂新中國首部〈懲治貪污條例〉。這些動作,加上黨自四九年建立起的 檢察系統,的確造就了五十年代中共吏治廉潔的黃金時代。
文 革期間,社會動盪,法紀鬆弛,幹部貪腐實況無可稽考,但顯然大事不妙。七五年河南駐馬店地區發生特大雨災,六十座大小水壩崩塌,死人二萬六千,災民人數過 千萬,中央撥出四點七億元(人民幣.下同)救災。當時的駐馬店地委第一書記蘇起,形象工程了得,救災工作得到上級好評,殊不知卻是個特大貪腐幹部,在救災 過程中與其他五名黨幹上下其手,一共貪掉公款一點六億元,即中央支援該次救災總金額的三分之一;此事七八年始被揭發。由此可見,建國初年建立的那一套反貪 腐體制,未到改革開放、走資本主義道路之時,已經不管用。
七 八年揭出駐馬店大案後,中央一輪嚴打,貪風稍歇,但改革開放之後,經濟誘惑增加,中共本應進行與資本主義相適應的反貪腐體制改革,但此事在其後十年政治反 覆中,根本無暇顧及,遂有八九民運中的「反官倒」強烈訴求。運動鎮壓之後,貪官腐幹有恃無恐,貪腐一發不可收拾。九七年,中共中央發表〈黨員領導幹部廉潔 從政若干準則(試行)〉,九九年卻發生賴昌星「遠華案」,涉案人員多達五百三十名,黨政軍幹部佔一半以上,貪款總數五百三十億元。○三年,拉扯十年的〈黨 內監督條例(試行)〉出台,又是一輪「嚴打」。再近一點的動作,大家都記得,這裏不必說。
中 共反貪腐建制,絕非「摸着石頭過河」,而是有前蘇聯一整套正反經驗指導,故六十年來貪腐形勢愈來愈壞,中共領導難辭其咎。一九一七年俄國革命之後,黨政幹 部貪污嚴重,列寧清楚看到。二十年代初,列寧說過:「有必要成立一個同中央委員會平排的監察委員會。」「這個機構應該不顧情面,不因任何人,無論是總書記 或其他任何中央委員的威信而妨礙他們提出質問或審查各種文件。」這個主張,落實在二一年三月舉行的俄共(布)黨通過的〈關於監察委員會的決議〉。決議還同 時申明,監察委員會有權出席本級黨委會的一切會議並有發言權;監察委員會的決議,同級黨委會必須執行,不得撤消;監察委員會並有權給同級黨委成員布置監察 任務;監察委員不能由行政部門黨委兼任,任期內不可被調職,以充分保證能夠獨立行使監察權。不僅如此,列寧還主張「創辦一些能更經常、更廣泛地批評黨的錯 誤的報刊」;他更提出高薪養廉:「要給工農檢察院官員們很高的薪金,使他們完全擺脫目前真正糟糕的處境。」這些提議和當時落實的做法,都比今天中共中央紀 律委員會的體制設計要先進合理得多(見昨文)。
列 寧的想法固然好,但中共為什麼沒有照搬呢?原來,列寧去世之後,史太林修改黨章,中央監察委員會的任務變成「監督中央委員會決議的執行」;一句話,監察委 員會便失去本來的獨立地位,成為「冇牙老虎」。中共建國,不僅從史太林那裏照搬「人民代表大會」政府體制(見十九日本欄文章),還照搬了黨的組織原則特別 是「紀檢系統從屬於黨」的弱勢安排。這種低效反貪腐體制設計,在社會主義「清心寡慾」時期還可勉強運作,但到了改革開放之後,反成為貪腐份子的保護傘,一 切「嚴打」,都只能以運動方式間歇進行。
當 然,中共之內不是完全沒有頭腦清醒的人。○三年的時候,某些地方、部門之內,的確進行了一些增強紀檢獨立性的試點改革(即所謂「三個不再」),包括紀檢委 不再受同級黨委領導,成員不再在所在單位產生。可是,這些合理的試點改革遇到太大既得利益的阻力,至今不成氣候,四中全會之後舉行的中紀委全體會議的公 布,也一點沒提及,有的反而是一些舊式政治宣示:「各級紀委要在黨委的領導下,切實……,認真……,按照……」,如此等等。莫說港式ICAC型的反貪腐機 構不能在大陸出現,列寧說的那種在黨的最高層(書記、政治局常委、政治局)之下、與中央委員會平排的中央監察機構也始終難以建立。中共的反貪腐工程,因此 只能不斷作其六道輪迴而無法到達涅槃境界!

註:此段資料來自謝韜,〈共產黨組織轉型的思考〉,見於朱學勤編《為生民立命——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文集》,天地出版社,○九年七月;及傅如良,〈試論列寧關於監督防腐的戰略構想及其時代意義〉,見於《馬克思主義研究網》;引文原出處是《列寧選集》、《全集》;列寧的主張也有漏洞,因為根據他的設想,中央監察委員會的成員還是由黨代表選出,未能真正獨立,但至少,這些成員選出來之後,進行監察之時是有很高獨立性的,和中共的設計不同(詳見昨文)。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